我养了一只名叫Neko的猫

Mon, Oct 9th, 2017

@家 Canon 700D

送走了朋友们,我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开始准备在这个假期的最后时间来完成拖延症留下的工作,房间里的甲醛味儿还没有散透,但也只能这样,我的猫非常的黏人,即使这样我还是有点担心它会不停地在外面挠门,不过还好,它这次在客厅里很知趣的睡了下去,平时几乎是寸步不离地跟着我,但我为它特意买的猫房它却似乎并不钟意,还是执意要躺在椅垫儿上。

我很早便想养一只猫了,或许在我的概念里,有猫的房子才能叫做家吧,下班走在路上的时候便想着说,「我要养一只叫Neko的猫」,虽然「ねこ」本身就是「猫」的意思,虽然也知道名字这东西对于猫来说意义几乎形同虚设,平时我更多地只会叫它「咪」或者「阿喵」,唯一的价值只是在别人问「它叫什么名字」的时候回复上一句「叫Neko」。

中秋假期我没有带它回家,只是备足了干粮和水,每天在监控摄像头里关注着这只小妖精,到了第四天它终于开始想念我,我叫它的名字,它竟跳到电视柜上一个劲儿地舔起了摄像头,整个心都被融化了。我回到家的刹那,它像个孩子一样哭着扑向我,那时候第一次尝到被期待的感觉,即使是一只猫。

但或许我又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家长,我犯了一个差点无法弥补的大错,或许因为Neko过早的离开母亲,并不懂如何与同伴交流,总是喜欢抓咬,而我终于在再一次地刮破了我的手腕后用力地抄起它扔向了地板,它哀号了一嗓子,血从它的鼻腔里溅了一地,我惶恐地看着它叫着它的名字,它躲在床底一言不发,迟疑了很久才决定接过我伸出的手,我惊慌失措地抚摸着它,而它不时仍会打着一些带血的喷嚏,那一晚我们都不再说话,我无法想象,倘若我真是失手杀死了它,会给我留下怎样的阴影,而它像一个乖孩子一样整晚躺在我的臂弯里安睡,谢天谢地它是那样坚强,它恢复地那样迅速,第二天便生龙活虎。

纵使这个假期长达八天,但因为中秋节的存在,无形当中还是被分割成了中秋假期和其他假期,而因为十一有同学结婚,不得不将前四天挥霍,回家后的日子犹如只猫,除了某天下午淋着雨一个人去电影院看了场电影,便没有什么精彩的内容呈现。妈下定决心要在她50岁的时候考主治医师,这是在我看来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毕竟当我14岁的时候我就和考试划清了界限。妈让我帮她下载视频讲义,告诉我如果能顺利考上,那么她每个月的薪资将至少会涨——300块。

和朋友在高速上「蛆车」三个多小时才赶到的婚礼,吃了半小时便作鸟兽散,有时候真会觉得小品上那句话「份子钱越来越重,而友情却越来越轻」说得一点没错,而假期里我亦没有联系任何同学老友,无非只是觉得很难再聊到一起罢了,当日晚饭只有我和姥姥姥爷一起吃,只是几个剩包子和米粥,甚至谈不上粗茶淡饭,姥姥把一块几天前妈带过来的面包在电饭锅里蒸热要递给我吃,我皱紧了眉头,「这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买的面包如果当天上午不吃,下午就会扔掉的!」,可是对于他们来说,或许面包就是好东西呀。我思前想后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推开家门跑出去叫了份牛肉汤,向妈妈告状姥爷身体不好怎么可以每天就吃这种东西,「我家猫特么每天还至少一根火腿肠呢,他们的伙食真是太让人难过了!」

临将出发才想起来,买完火车票却忘记带身份证和钱包,提前近一个小时到了车站,不曾想到车站派出所的效率出离地快,五分钟便将我的顾虑全部打消,而比这惊心动魄百倍的是,当我刚刚落座,一个熟悉的身影便闪过我面前,戴着只有卸完妆才会戴着的眼镜,穿着似乎是因为天冷从家里穿的高中时买的牛仔外套,而此时的我,同样是一副倦容,胡子大约有5天没有刮,身上也为了御寒穿着短袖+长袖的混搭,我如同条件反射一样地把头埋在前座的椅背后面,惊魂未定后眺望了几回后面车厢,却发现就在我的斜后方不远处,「喜欢的她在左近」,仿佛就像是时间从来没变过一样,像是初三那年的自习课,像是高二那年的课间操。我摸着自己的胸口,为什么脉动会变得如此这般,我回头偷瞄着她,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嘿,你相信吗,那个人呢就是一年多以前和你深刻讨论婚姻大计的人呢,可是现在你都不敢和她说话了呢」,我闭紧双眼深呼吸,告诉自己这些并没有什么,而她同样也是闭上了双眼——毕竟还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挺想在临下车前拍拍她的肩膀叫醒她,假装偶遇互相寒暄,想告诉她现在的样子比有刘海好看得多,可是我向来就不曾拥有这种能力。

晚上聚会的原因是我的好友狒狒同学又因为琐事和娇妻吵架了,我笑言「我们脆弱的友情全靠你俩脆弱的婚姻来维系了」,而在这个假期尾声,我们不免对行将到来的工作日有了些许绝望,空气里弥漫着哀怨的情绪,而这以我尤甚,可是又无法从一细说,我能察觉到危机感的加剧和存在感的衰弱,也能猜想到未来的某一天对方会走出一步怎样的棋,而我却似乎只能坐以待毙。我们构想了一千种创业的计划,却都被逐一否定,没有创业资金所谓的合伙人与上班也没有什么两样。上上周去滨湖新区面试了一个职位,虽然待遇不错但想想通勤每天就要4个小时,身在职场,谁他妈倒不出来点苦水,谁他妈又不是为了混碗饭吃,顺其自然吧。

©本文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