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假期的尾声

Sun, Mar 8th, 2020

@蜀山湖畔 Olympus EM10 Mark II

可能当时的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新年前的最后一天七嘴八舌在微信群里关于「武汉非典谣言」的吐槽,竟真的一语成谶。

空荡荡的街道,寂静之地,可以听到风吹走自己呼吸的声音,没有想过《我是传奇》里威尔·史密斯的开场画面竟会倒映在现实当中,而上个年初一在电影院里看《流浪地球》的观众也不曾料到,那种地下城般的生活模式会在另一个年初一亲临到我们身边。

快将近两个月的假期,史无前例的瘟疫,既有阅不完的世态炎凉,也有看不尽的人情冷暖,我会为抱薪者的逝去而悲愤,亦会为每一位伟大的平凡人而感动,在这场历史洪流里面,每一个人都不只是个看客。

病患数已经连续两个礼拜没有再增长了,窗外的车流渐渐开始络绎不绝,门店也渐渐由关张变成半开张,我相信不久以后一切便又会变回寻常模样。晚上十点钟开车回小区,车库门口的保安连忙拦下我对我量体温,这是今天的第四次,我有些不好意思,但更多地是感激,虽然不晓得他有没有听到,但我轻声说了一句「辛苦了,谢谢」。如果疫情过去,我不愿忘记那些在一线失去生命的白衣战士,也不会忘记那些门卫、清洁工、外卖小哥,你们都是英雄。

或许经历过这些之后,迎来的将会是一个更好的世界,每一个人都更加明白了健康的重要性,更加注重个人卫生习惯,拒食野生动物,尊重每一个平凡岗位上的奉献者;与此同时,也能感受到,即使在这样一个决定性的关键之年,政府也能在经济发展和人民生命健康之间作出正确的决定,调集全国的精干卫生力量抗击疫情,并在面临口罩短缺的情况下迅速恢复产能,对比其他我没有什么理由不为这个国家而感到骄傲,这些也是我对未来充满信心的理由。


因为肺炎疫情的影响,考研分数比预期晚了一个多礼拜才出,有些忐忑地点开查分系统时,看到分数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大约会比国家线多出二十来分,但仍然不确信能不能考上自己志愿的学校。我当然有些后悔,当初倘若直接选择调低难度,选择一所普通211大学,接下来的路或许会轻松很多,不用担心只能调剂或者复试的事情,我也会自责当初又如果多刷几套真题,又或是考试的时候不去举手上厕所,会不会也会比现在地结果好很多。而当我上周听到培训机构预测科大分数线时,我忽然又觉得拨云见日,上帝为我又保留了一道窗户缝,只希望能好好准备接下来的复试,正常发挥。

我幻想能在复试的时候说出这么一个故事,当然这不可能,但那却是我的「儿科梦」,那时年少的我见到大院里的每一个邻居都会夸下海口「我要上中科大」,但不曾想,当小姨带着十岁的我参观科大校园时,从西校区走到东校区的我却径直坐在路边不愿再走下去,这个画面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倘若当时我能坚持下去,倘若后来的我也能坚持下去,那该多好。

我也说过,我梦想有一天,可以用「小时了了,大器晚成」来评价自己的前半生,而现在,或许是我距离这个梦想最近的时候。


#梦想 #生活

@11:12:00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