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有着光明的前途

Tue, Sep 15th, 2020

@家 Olympus EM10 Mark II

开学了。

自我介绍的时候,我还是有些放不开,面对着讲台下那么双眼睛,我只是简单的说了句,我来自科大讯飞,是一名产品狗,我也是一名九零后,但不幸的是我在前不久刚刚度过了三十岁的生日,台下的你们大多数都与我差不多,前阵子热播的《乘风破浪的姐姐》里有一句歌词写得很好,三十岁也要乘风破浪,那过往不过是序章,过去的都是过去了,未来希望我们能一起乘风破浪,一起茁壮成长。

我必须承认自己的紧张,就像我忘了好几段原本准备好的词,连最后那段押韵的茁壮成长都是在最后一纳秒的时间里即兴发挥出来的。但好在还算过得去,没有几个人看出来我的怯场,但终究未免有些遗憾,一生之中其实没有几次像这样正式而郑重地向大家介绍自己的机会,怎么可以如此草草便浪费掉。

从5月14日收到拟录取通知,到7月14日正式收到学校寄来的通知书,再到9月13日开学,这两个月又两个月的时间,我一直在琢磨一件事,我为什么要来读MBA,以及我为什么要花20万来读MBA,或许是因为过程比想象中容易,我时常试图去说服自己并不是被割了韭菜,但当看到那些在调剂中认识的同学因为落榜而自怨自艾,又或是另一位同学因为成功调剂到了西部一所名校而鼓舞的时候,我又会感到一丝幸运和欣慰。

我的确能够相信,经过未来这两年的洗礼,我的人生或多或少将会因此而改变,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也能够像那些优秀的人一样站在台上放得开不露怯,也会更像一个成年人一样,谨言慎行韬光养晦。

周六去学校报到的时候,看到不少浓妆艳抹名媛风的女性,他们开着豪车挎着名包,着实让我有些惊叹,使我有一种顾佳初入阔太团的感觉,仿佛格格不入。而晚间我特地却了一趟科大本部,去感受一下校园里的氛围,在校门口的时候我踟蹰了很久,但一卡通的顺利通行仿佛又在告诉我,是的,我是一名科大成员了。

很多人说,上MBA的意义不仅是可以拿到一张学历,而是可以收获到人脉,我并不是一个特别擅长交际的人,总会觉得一些多余的客套和寒暄会让彼此感到尴尬,但时常又觉得自己的为人处事十分差劲,即使算是要好的喜发姐从北方给我寄来很多东西,我却也没说上一句感谢,着实有些失礼。我希望能够在两年的生活中结实到真正的能够志趣相投的朋友,不喜欢很多人把朋友当做人脉,但希望总归只是希望,可能还是要锻炼和不喜欢的人共事的能力。

除了父母家人之外,很少会有人因为你的开心而真正感到开心,朋友会跟我说,你总是好高骛远无法认清自己的定位,网上也会有人讲,到了三十来岁学历只是一张废纸,要么出人头地要么黯然离场,当然可能更多的时候身边的人也会提醒,你上的只是个非全日制,到头来还是要看第一学历云云。

那天傍晚从科大校园里离开的时候,打的是一辆花小猪,上车司机便打开了话匣子,发表了自己的演说,「我研究过了,在我看来你们科大在合肥仅仅只能排第四,第一就是炮兵学院,现在是陆军军官学院,第二是电子工程学院,现在是国防科技大学,第三是安徽公安职业学院,第四才拍得上你们科大,出来还是得找工作,现在工作这么难找……」,我一边翻着白眼听着他的语无伦次,一边跟女朋友吐槽以后再也不会打花小猪司机素质太低下了,公安职业学院就在我每天去公司的路上,一个大专怎么可以跟科大相提并论。可当我回头搜索了一下之后,居然的确有些信服了,90%以上的公安系统包分配率,今年631分远超一本线的录取最高分,都让我忽然之间重新认识了这所学校,暗自感叹连网约车司机都比我活得明白。

最近常感慨道自己开窍迟了,在别人埋首读书奋斗的时候,我却不知道什么是985、211,不知道努力学习的意义是什么,当大家努力考证提升学历的时候,我却连一张驾照都没有,沉迷在心灵鸡汤里的诗和远方,而当别人削尖脑袋挤进体制投资下一代的时候,我才幡然醒悟想起来要投资自己。

比我小六岁的弟弟和未过门的弟媳妇儿同时考上了南京的公务员,奶奶一家欢欣鼓舞,进入体制内对于家人来说可以说是无上的光荣,姐姐终于从一名支行窗口人员调到了总行做行政,姐夫从派出所被人提拔到区纪委,而久未谋面的另一位弟弟也在上海某大所顺利拿到了证券法务的职位,这些在这个家庭看来都是亮眼的成绩。

而我的朋友们,却因为这一场疫情有了天壤之别,三猪闪了婚辞了职安心在家生宝,因为他的老公跳槽进了如日中天的ZOOM,瞬间财富多了百万;而在医药行业的杨洁则从一名助理转为了销售,在这个时代即使躺着在家也可以赚得盆满钵满;从事跨境旅游行业的狒狒则不是那么幸运,从疫情开始便失了业在家,但好在父母支持,给了他不少资金可以用来进行投资创业。

或许,我们都有着光明的前途。

#未来

@09:10:0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