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幼稚的、遗憾的、回不去的昨天,叫青春

Mon, Dec 5th, 2011

p1056807011

可能是我的学生时代没有经历过像沈佳宜这样正的靓妹,以至于我完全不能想象这几个人荷尔蒙需要骚动到什么水平才能一起在上课的时候铤而走险,稍让我遐想下,如果是在对岸,这个故事早在第十分钟就结束了,课堂打飞机,开除不解释,谢谢。

在我的字典里面,傻逼分为两种,一种是智商比较低的,一种是情商比较低的,还有一种是智商和情商都比较低的。很遗憾,这个残酷而狗血的世界往往告诉我们的是,聪明美丽善解人意的天使级校花都被不爱念书的情商和智商都很低的蠢货给泡到了。正如赤木晴子和樱木花道、宜静和大雄、沈佳宜和柯景腾……

〖阅读全文〗

老友记

Mon, Nov 28th, 2011

每当我和熟悉的人道别,我都会在说完再见的时候转身,确认他离去后站在离开始大概十米远的地方默默地看着离人背影的远去。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也会看到他的回眸,那样,心里的感伤就会稍稍得到些宽慰。

我和畅很久没有见过,上次碰面要追溯到两年多前我十九岁的生日,那时我失恋就喊她以前出来唱歌,她给我点多谢失恋,唱完便匆匆离开了,而上上次,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不过好在的是,即便是在我们认识的九年里,身边的人来的来走的走,我们却从未有间断过联系,生日的时候会相互挂牵,怀旧的时候一起追忆同学少年,难过的时候相互鼓励,无聊的时候一起唱Twins的歌。

〖阅读全文〗

不敢有风,不敢有声

Sat, Sep 24th, 2011

也许你更想有一段曲折的经历

我熬夜做方案,你熬夜看《步步惊心》。我苦闷的像个养家的汉子,你烦躁的像个更年期妇女。于是按照常理发展,汉子终于病倒了,妇女也彻底回归居家生活。于是,妇女罗里八所的写完那么一大篇以后,该听汉子来抱怨柴米油盐了吧,有人会来熬甜汤煮面么?

鸡蛋5块6一斤。我已经感冒一个星期了,感觉脑电波快被咳出来了。地铁上遇到的所有没素质的男人,我都会溺爱地统称他们为「死GAY」,不是我歧视GAY,相反,我认为只有GAY,才有特权这么霸道。很多时候我也想有个GAY蜜,没办法天天对着一个爱看《步步惊心》的妇女聊八卦。因为,我也有很多细腻的情感,比如,天气冷了,记得给马桶圈套上棉垫。

你看我曲折的说了半天也没说到你想听的对吧,这种曲折的方式,是先缓和你即将恨的想拍死我的气氛。

〖阅读全文〗

假如让我说下去

Thu, Sep 22nd, 2011

当我的危机感一天天地加重,灾难便如约而至的降临。或许对于我来说,这不能算作是场灾难,既然已经可以预盼到,那也不过是个羁绊,小小的羁绊。

我尝试说「我的心情现在很平静」,但确实就是这样,当我下午一如既往地在公司OA里面写工作日志、打卡签到,部门经理把我叫出去旁边楼梯间,我能隐约地感到这不祥之兆,果然他开口就是说关于离职程序已经工作交接之类的事情,我来不及被这突如其来的话题打懵便清醒过来,有些绵软地靠在楼梯上默默地听他一字一句地把想说的话讲完,我提醒着自己这个时候是否应该说点儿什么,比如要求解释原因或者恳请给次机会等等,但另一个我迅速地占领了智商高地,而且只是很简单地吐露出,嗯、嗯这样的短句子,好像心悦诚服地接受了这么一个安排。我不知道这样的反应冷静地是否多少会让他有些意外,起码如果我是个HR我可能会喜欢摆布操弄别人命运的感觉,而他依旧用安慰的语气说着,别难过你还年轻之类的话,并且称是「以朋友的身份」。

其实我本就是一个寡言的人,我记得和这位「朋友」第一次打交道是在公交车上,当我从前一站上车后落下座,整辆车仅剩我旁边一个空位,而他在下站上车后坐在我的旁边,而我却在此刻选择了低着头玩手机,并且在他下车之前借过下车。如果这是一开始刚进入公司情有可原的话,那么之后几乎相同的情况发生在技术总监和行政主管他们身上是否有些不可理喻了。

〖阅读全文〗

天鹅的脖颈

Sat, Aug 13th, 2011

愿我每一次泪水都化作光辉的里程碑

我承认我也极度厌恶自己闸门漏水的泪腺,每次都很想把自己眼睛挖出来大骂:你他妈能不能别跟花洒一样啊!

看电影要哭,看煽情的综艺节目要哭,看婚礼上的新人历程要哭,听到平安夜的祝福也要哭…其实,我从不意淫自己内心多纯洁善良,只是我是真的没办法控制我的泪腺,每次眼泪簌簌的下,这种假装单纯难过的情绪就不断和我心里那个骂脏话的小人打架,我多希望能够打死那个装逼的纯情小天使。既然治愈不了"洋葱病",那我就希望我每一次的眼泪都能变成我回望时的钻石。

而现在,夏小饭,我想讲一个长长的故事,告诉你,我没有那么光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