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

Wed, Jun 15th, 2011

never-let-you-lonely

早上做了一个恶梦,从梦里面哭醒,醒完接着哭。梦的内容仍然很清楚,我和爸爸又吵架了,我仍然抱怨他对我不够关心对我没有尽到责任,抱怨他没有给我留足够的Gmail邮箱空间出来,然后开始和他吵,接着和妈妈吵,不可开交,一边吵一边委屈地吞着眼泪。忍无可忍,他们终于把我扛在肩膀上从阳台上丢了出去,落地的刹那感觉到胸口的疼痛,我哭得更加汹涌了,然后爬起来找到地上尽可能大的砖块往楼上家里的窗户玻璃砸去,绝望得从心底嘶吼,你们不爱我,我可以死……于是真的我注销死了……接着妈妈从屋子里面出来,拿出来一张单据,对着死去的我说,你看,给你留了11G的空间呢……

我从睡梦之中哭醒过来,将眼泪揉干之后却哭得更加厉害——心里不停地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以至于自己快将走火入魔般,然后拿起手机在微博上写了一条:“是我呆在电脑旁边太久了,对不起……”是这样的,算了一下,一周七天一百六十八个小时,居然是有近一百多个小时是在电脑前渡过的,我开始竟浑然不知这样的生活会为我带来什么。然后我决定以后不再去更新微博。

〖阅读全文〗

漂泊

Mon, Jun 13th, 2011

我屋子的窗户是朝向北边的,说北也不是正北,因为路是有些斜向的,隔过马路是一所大学的南大门,也是正门。这个周末的天气是格外的好,刚刚下过一场阵雨,温度宜人,我透过窗子看到有很多临将毕业的学生穿起学士服拥抱着那在我看来有些简陋的学校门牌留念拍照。我直起身子看了一会儿,然后略带不屑地发出喃喃自语,这应该是我所特有的表达方式,一方面表示出我对现如今“教育制度”的不认同,而更主要的是自己作为一个没有资格穿斗蓬的大专生所表现出来的强烈的羡慕嫉妒恨以及无奈。

我拉上窗帘,继续饶有兴致地埋首在一堆一堆的代码里,偶尔会停下来想,喂混蛋,你这个礼拜总共是有多少时间是坐在电脑旁边的啊,算一下啊,于是算一下,快将接近100个小时,而更加让人难过的一组数据是,在剩下的仅有的40多个小时的时间里,要去做包括吃饭睡觉洗衣服撒尿在内的所有的日常事物,当然还要包括玩你心爱的手机……我想到这里,眼睛开始有一些失神。

〖阅读全文〗

时间在流逝

Fri, Jun 10th, 2011

我已经快要忘记命题作文该是如何去写了,即便是在那个需要写命题作文的时代。自从那年的“提篮春光看妈妈”之后,在平常的生活里面,很少去关心高考这个令人无可奈何的词汇。

每每到这个时候,我却会追忆起那年的夏天和那年的夏天,那是带着学生时代所特有的无助与迷茫,然后会想到我在某个夜晚关起门躲在洗手间擦抹着如泉涌般的眼泪,你生怕不能和深爱的她白头到老,哈,怎么会有如此一段骇人听闻的故事。然后我翻看着当时写的日记,又怎么会觉得自己会那样的纯真矫情小清新哦。

然后我会想到更远,想到十年前的我,那时的我梦想着什么,我都无法再清晰地回答自己,但是我喜欢当时自己的那份童真——

〖阅读全文〗

Hello world!

Tue, Jun 7th, 2011

Welcome to WordPress.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

梦境即现实

Thu, Oct 21st, 2010

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一个梦。

你在等一列火车。一列可以带你去很远的火车。你知道它可以带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但是你知道这不是真的。但是没有关系。 因为我们会在一起。

洗澡的时候,我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疼痛夹杂着水温涌了过来,我开心一笑,喔操,这居然是真的。我记得我曾经来过这个地方,很多次,但分不清究竟是在回忆里还是在梦境里,她脸朝右睡在你的旁边,我抱紧她,吻她,穿过内衣外衣,直到天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