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world!

Tue, Jun 7th, 2011

Welcome to WordPress.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

梦境即现实

Thu, Oct 21st, 2010

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一个梦。

你在等一列火车。一列可以带你去很远的火车。你知道它可以带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但是你知道这不是真的。但是没有关系。因为我们会在一起。

洗澡的时候,我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疼痛夹杂着水温涌了过来,我开心一笑,喔操,这居然是真的。我记得我曾经来过这个地方,很多次,但分不清究竟是在回忆里还是在梦境里,她脸朝右睡在你的旁边,我抱紧她,吻她,穿过内衣外衣,直到天明。

〖阅读全文〗

皖西行记

Mon, Nov 2nd, 2009

在路上10:30 10/29/2009

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窗外的画面,每次旅途都是这样,滔滔不绝地跟猪聊着我随时冒出来的想法,百无禁忌,一路上打闹嬉笑不断。每到一个地方,她都会在自己彩色的小本上记下几点几点到达。汽车还没开的时候,她便在车票上写上「活着回来」四个字,这倒是与我的初衷很是一致,于是我唱,活着回来,就是旅行的意义。我们都是没有见过山的孩子,刚刚进入霍山,沿路突然出现的一连几座大山,让我们兴奋得拿着各自130万像素的手机不停对着它们猛拍,汽车在盘山公路上上下下,来回转弯,我能感到微弱的阳光透过雾气从东西南北轮流照射过来,

龙剑峰16:45 10/29/2009

我想我之所以会铭记这次旅程,绝对是因为龙剑峰,两个人刚刚在宾馆里面落下脚,没有听从当地人的建议便在小雨和大雾之中径直地奔向了海拔一千六百多米的龙剑峰,下午的天色阴沉,雾气弥漫,阶梯湿滑险陡。我们并不知道这山是如此险拔,在最宽处也不过一米的龙脊背,两边都是万丈深渊,在这之前这样的情景我想只有恶梦里面曾出现过,我们的双手都不敢离开那简单的铁护栏,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让自己永远「置身」这青山碧水之中。当夜幕渐渐来临,我们也还是在长长的看不到尽头的林海长廊上艰难的前行着,谁也不想回头,一方面害怕一方面不甘心,但只能回头,事实证明我们的激流勇退是一次相当明智的抉择,倘若我们还在夜色里面前行真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现在想想真的后怕。当我们再一次面对来时挡在我们面前的阻碍时,却已经显得成熟勇敢,尽管天色渐暗,山里也早已经没有其他的人。我一边骂一边小心翼翼的走着阶梯,要是让老子走出这鬼地方,老子一定好好珍惜生命远离脑残。同时,还要照顾好猪,上山时让她先上,下山时我先下,我也没有想到以她的体力竟可以跟着我噌噌噌爬到这么高还能原路返回。

晚上跟她说,今天你跟着我出生入死的,现在咱们可以算得上是生死之交啦,然后笑,然后大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