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今夜我陪你无眠

Thu, Sep 15th, 2016

我不晓得怎样去形容这样一出画面,这可能是我经历过的最奇怪的一场滞留,而几乎所有滞留的旅客却都买了火车票。

原因只有一个,还是那老生常谈的,取不到票。

自助取票机前站满了排队的人,每一条队伍都大约有五十多米,而机台旁边也是围得水泻不通,因为还有一群不想排队的人,有的在插队,有的在犹豫要不要插队。

〖阅读全文〗

到阜阳六百里

Sat, Sep 3rd, 2016

安徽农业大学 iPhone 6 Plus

周五晚上回家坐的是一班温州开往西安的火车,K2906。当我上车的那一刹那我肯定有些后悔为什么要选择长途车,中间明明有许多省内的短途,大约只是这趟车时间更为契合。

头一次见到周末的火车如此的拥挤,实际上在这样的时间点,学生刚刚入学,而过两周又是中秋,现在不应当有许多人才是,后来想了想,大约是因为杭州最近召开二十国集团峰会(G20)全市工厂公司歇业一个礼拜,外出打工者趁着这个间隙提前回家过节。

〖阅读全文〗

我为什么不能有「民族自卑感」?

Wed, Aug 24th, 2016

配图

昨天看奥运闭幕式上的东京八分钟,将日本的动漫文化和设计元素很好的结合起来,而音乐舞蹈与日本的地标图腾衔接得也是恰到好处,让观众置身于一个魔幻的东京。回想起十二年前雅典的北京八分钟,短旗袍大长腿、假把式太极拳、茉莉花和京戏,却没有将现代中国人的风貌予以传达,仿佛呈现的还是一个传统的、西方人眼中的、实际上并不存在的中国。禁不住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吐槽。

@半岛爱:从22世纪的东京八分钟到我大清的北京八分钟,看得我一股民族自卑感。

而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这条短短的微博迅速地招来众多条评论,一致不由分说地认为我媚日,指责、攻击我将使用「大清」和「民族自卑感」这样极端敏感的字眼。即便我第一时间解释我仅仅只是针对这曾经的确饱受非议的北京八分钟,也表明仅仅是因为我们目前没有能拿得出手的现代文化,所以总是用深厚却又日渐凋零的传统文化来做门面,这才是我的痛点和自卑的源头。但即便如此,仍旧是有大批群众以横扫牛鬼蛇神的决心踊跃地参与到批斗我的行列中来。

〖阅读全文〗

日本,一期一會

Sat, Aug 6th, 2016

:从藤沢到名古屋,中间倒腾了四趟火车,熱海、島田、滨松、豐橋,坐在对面的哥们始终未曾变换过,先是一个劲儿地冲我们微笑,最后终于鼓足勇气过来搭讪,表示作为在日的交换留学生,平日很少见到尤其是有在JR上见到自己的同胞,倍感亲切,相谈甚欢,从日本旅游聊到他所主修的日本史再聊到中日之间的差距,最后终于忍不住抛出一个问题,「你在日本已经四个月了,待得比我久,目前你有没有觉得日本有什么地方不如国内的?」他想了一下子,似乎又欲言又止了一下子,最后终于从嘴巴里挤出几个字「我觉得都比国内好」。

能在两个中国人面前坦言「日本在所有方面都比中国好」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当然我并不能完全认同他的观点,总觉得过于极端,但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证据去反驳。诚然,初到这里的人,可能都会有一种「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的感觉,但这里却是日本,作为一个中国人自然而然地又会心存芥蒂,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民族情怀,不断地会将眼前所见的一切与自己的国度做对比。

〖阅读全文〗

正阳拾遗

Sun, Jul 3rd, 2016

正阳关拱辰门 Panasonic GF5

前几个月在知乎回答过一个问题,有没有「三江汇流」的地方,我说这种地方可实在是寥寥可数,除却四川乐山,青衣江大渡河岷江汇流,那么大约就只剩寿县的正阳关了。从地图上看,淮河依着小城自西向东流过,来自大别山的淠河注入城南,发源自中原嵩山的沙颍河汇入城北,或许是因为水质不同,当地人还常将流经城市较少的淠河汇合处称为清河口,而泥沙较多的颍河则称为沫河口。作为划分中国南北方的天然分界线,淮河被赋予了众多特殊的意义,2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养育了1亿7000万人口,是世界上全流域人口密度最高的大河。而正阳关正处于淮河中游、南北两侧最大支流交汇的地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