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广西·北海

Sun, Jun 19th, 2016

北海银滩 Canon 700D

@北海 6月17日 星期五 晴天 23℃~32℃


高铁实在太快,以至于目前住在高铁站边的我,宁愿选择去周边的城市也不愿去南宁市区。北海的高铁站是在市中心,毫无疑问成为我的目的地之一。小姨在我出差前就一个劲儿地跟我说务必要去北海走一走,去了北海务必要去涠洲岛走一走,她对这个地方的印象甚好。

北海像是大陆的一个小小阑尾,延伸进海洋里,起先我以为这座城市并不算大,但出了火车站上了公交才发现是我小瞧了这个半岛,到北部湾广场,居然需要半个小时。这是我到过的最南端的城市,中午的太阳在头顶悬挂,看不到一丝人影,热带的季风气候使人走在树荫下和太阳底下是两种幡然不同的感觉,好在这南方的榕树长得格外茂盛,将阳光和紫外线通通隔离开来。

〖阅读全文〗

兵临城下

Sun, Jun 5th, 2016

汇金大厦 松下GF5

以往每一年的高考期间,新闻里似乎都会有一条,市里某出租车公司司机自发组织「爱心送考车队」免费接送考生,而今年倒不能确定还有没有,即使有,我也很担心市民是否还会买这笔爱心账,毕竟在此之前不到一周的时间内,他们组织的多次针对网络预约车的罢工与堵路行动已经影响到了整座城市人民的出行和这个行业的形象。

网络上人们争相转发着那段「下雨不拉抱小孩不拉」等等的段子,这似乎可以在每个城市发生类似事件时套用,以反映出他们的罢工是多么的与民意相违背。作为一个既买不起车也买不起车位甚至连学车费都攒不齐的底层市民,打车的确是我的日常主要代步途径,无论是传统出租还是网络打车,接触到来自各行各业的司机不在少数,相比较我六线的家乡城市而言,合肥的出租车乘车体验已经堪称梦幻,起码出租车就是出租车,起码可以一个人独享一辆车,起码到达目的地之后还可以有正规的机打发票凭据,这都能让我三呼万岁。但即便这样,还是招致那么多的非议和不满。

〖阅读全文〗

厄尔尼诺

Fri, Jun 3rd, 2016

安徽农业大学 iPhone 6 Plus

连续下了多久的雨,窗外已经很少听到洒水车的声音,路面依旧湿着,每天天空都会零星地播撒些雨水,待到工作日完毕再来个周末大放送。新闻里说,这一年淮河长江珠江每条水系都可能会发生洪水,每每只有到这种时候,我才会念起合肥的好,毕竟总不至于担心南淝河发大水会淹死我。

上班的路上无精打采地转着伞,打开iPhone相机里的「慢动作」摄影,看着雨滴一滴滴地从伞缘边飞落下。「自己和自己玩」这件事,我总是可以处理得出离地好,稍纵即逝的十五分钟里,常像个游客一样端着相机对着周围乱拍,不错过任何一点美好。几个靓眼的小女学生闯入我的镜头,我连忙用手去捂住,以告诉她们我和最近报道里的男人并不是一路,但却又显得滑稽。

〖阅读全文〗

命运是个小丑

Sun, May 29th, 2016

剧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伊斯坦堡奇迹夜的两年后,卡卡带着米兰城的遗老们面对同样的对手上演最后的救赎。

指原莉乃丢掉总选举冠军后,说了句「我不甘心,明年我一定会从她手中夺回来!」。

我已经编辑好了赞美托雷斯的话语,我还想到底是配《英雄本色》的台词好还是《无间道2》的好。

我甚至已经得意地发了条类似「你也有今天啊」的微博。

@半岛爱:巴伦西亚、勒沃库森发来贺电,恭喜你皇即将勇夺双亚王。#欧冠决赛#

〖阅读全文〗

没头苍蝇

Sat, May 28th, 2016

梅山路 松下GF5

今日有同事说她的奶奶今年98岁了,还思路清晰,偶尔打麻将。我问老人家平时有什么好习惯,同事说奶奶平时从不做运动,没事就躺着,最喜欢吃麦当劳之类的煎炸食物,到七十多岁才戒烟,数钱最开心,但一辈子没上过班。(好的,我懂了。——豆瓣用户 N。

笑过之后着实也觉得还算有道理,工作这件事,很难能让自己开心,我还记得兔子的MSN签名,「奴隶制并没有废除,只是改成了八小时工作制」。当自己觉得能力不够时,担惊受怕会被随时被Fire;当能力正好时,又觉得是在混吃等死;当已经运筹帷幄却又无法得到相应的酬劳和支持时,都会感到不快乐,很难找到一个平衡点。从一百个工作的人里,就能找出一千个不开心的理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