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与母亲节

Sun, May 8th, 2016

@旺德福小姐

微博上的@旺德福小姐 一周前去世了,我与她素昧平生,只是常看好友@飞天PP猪 提起她,每一条微博里都充满了快乐,我花了好久才去接受和相信这并不是四月里最后的荒诞剧。无论基于什么样的原因,这个年纪的女孩以这样的方式谢世总是让人惋惜。

她离开了一周,每一天都有人络绎不绝地在她的微博下面吊唁,我也常常会去看,@飞天PP猪 每天都会留言好几次,看着也着实伤感,或许她不曾想象,在她离开之后,会有那么多人去怀念她,会有那么多人会去殡仪馆送别她。

@飞天PP猪:今天去看了叔叔阿姨,他们人真的太好了,现在还在怕给别人添麻烦,体谅别人。你怎么忍心伤害他们。——2016年05月05日 21时00分

我没有办法想象,比起我一个陌生人的悲,失去一个挚友、失去唯一女儿又是怎样的一种悲。

〖阅读全文〗

为了无所谓的记念

Sun, May 1st, 2016

环城公园 松下GF5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30周年

30年很长,长到这个世界的人们已经开始遗忘,长到普里皮亚季的废墟里已经重新长满了草,荒原上重新开始有蒙古马,长到当初那个不可一世的红色帝国早已分崩离析煮豆燃萁。30年很短,短的是事故中的放射性元素铯-137刚刚过半衰期,短的是在这第聂伯河上游原本草肥水美的6万多平方公里土地未来几百万年时间里都不再适合人类居住。

30年后的现在,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人还能感受到那场事故遗毒所带来的镇痛,好在政府和民众已经可以清醒地认识到,也会去纪念。如果污染是一场地球的疾病,切尔诺贝利是一场急性病,而在我们身边的无疑是另一种慢性病。几周前新闻报道里的常州毒地事件,是这个时代这个国家的缩影,一面享受着快速工业化所带来的便捷,一面又承受着环境污染所带来的伤害。

〖阅读全文〗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动姐生活

Fri, Apr 15th, 2016

(在火车上,马婷婷总是这样带着微笑工作。)

提起动姐,很多人脑海里都是那一副优雅大度、勤恳温柔的光鲜模样,近日,我们的小编也跟随南宁铁路局的动姐马婷婷一起,体验了一把真实的动车高铁乘务生活。

马婷婷出生在宁夏的一座小城,父母都是淳朴的西北农民,二十岁大学毕业那年,婷婷便毅然选择从北方边塞人口最少的自治区来到了南部沿海人口最多的自治区,因为在这里,有一项很光荣的工作在等着她。对于只在电视上见过高铁动车的父母来说,他们也因为女儿从事着这样一份职业而感到骄傲。

〖阅读全文〗

天桥

Thu, Mar 31st, 2016

肥西路桥 iPhone 6 Plus

第一天上班,莫名其妙地写了一天无聊的稿子,第一次下班,耳朵里是一首同样莫名其妙的歌,《歌唱祖国》,「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急匆匆地走在路上,为了去北二门拿那该死的快递,不或许我应该歌唱这亲爱的快递,让我可以不要脸地逃离加班。夕阳西下,我跳上天桥,不忘拍一张,然后此时脑海中的文案是「叫我著名天桥摄影师吧」。

肥西路的天桥上,一个四十岁左右的黝黑男人带着他的高音喇叭在卖唱,是一首粤语抒情摇滚,但应该也不至于庸俗到Beyond之流,我拍完照瞥了一眼他,蓝色的健身裤,白色的球鞋,结实的肌肉组织,这座天桥上路过的大多是安大学生,驻足的却极少,想了想给出结论,「歌儿不错,长太丑」。

〖阅读全文〗

我在长江大桥想心事

Sun, Jan 31st, 2016

固镇路 松下GF5

#Part One 华中年会

去武汉参加公司年会。一如以往的每一次年会,这次依然「拿不到半个奖不知道该笑不笑」,犹如循环往复,而同事们又多是满载而归。这让我再次陷入了深深的抑郁中。不晓得「运气」这种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的的确确,长成到现在,似乎从未有多少好运降临,即便每次去微信免费打印照片都是遇到缺纸卡币的情况。我想起《掟上今日子的备忘录》里霉运不断的隐馆厄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