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人生

Tue, Feb 12th, 2019

@家 Olympus EM10 Mark II

#Part One

临行前,姥爷再次把我叫住,要和我说一些话,我猜想以姥爷不爱言辞又急性子的性格,这些话一定都是准备了一宿的,他说新的一年,要好好工作学习,努力考上研究生,才能把腰杆儿挺直,才能更上一层楼,才能事业爱情双丰收。我一边儿跟姥爷打趣儿,一边默默记在心里,「呐,我都记下啦,姥爷的话我最听啦,您看您去年年初五我临走的时候说还想抱个重孙子呐,我今年不就把女朋友领回家了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听姥爷训话已经变成了一件开心的事情,也会不知不觉地像朝鲜人民见到委员长一样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儿,年初一的晚上,一家人为他过八十岁生日,那几句「八十岁第一次过生日,要感谢你妈(姥姥)和子女」竟生生害哭了我,姥爷最近几年身体不好,每当晚上做恶梦梦见他都会哭醒过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