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让我说下去

Thu, Sep 22nd, 2011

当我的危机感一天天地加重,灾难便如约而至的降临。或许对于我来说,这不能算作是场灾难,既然已经可以预盼到,那也不过是个羁绊,小小的羁绊。

我尝试说「我的心情现在很平静」,但确实就是这样,当我下午一如既往地在公司OA里面写工作日志、打卡签到,部门经理把我叫出去旁边楼梯间,我能隐约地感到这不祥之兆,果然他开口就是说关于离职程序已经工作交接之类的事情,我来不及被这突如其来的话题打懵便清醒过来,有些绵软地靠在楼梯上默默地听他一字一句地把想说的话讲完,我提醒着自己这个时候是否应该说点儿什么,比如要求解释原因或者恳请给次机会等等,但另一个我迅速地占领了智商高地,而且只是很简单地吐露出,嗯、嗯这样的短句子,好像心悦诚服地接受了这么一个安排。我不知道这样的反应冷静地是否多少会让他有些意外,起码如果我是个HR我可能会喜欢摆布操弄别人命运的感觉,而他依旧用安慰的语气说着,别难过你还年轻之类的话,并且称是「以朋友的身份」。

其实我本就是一个寡言的人,我记得和这位「朋友」第一次打交道是在公交车上,当我从前一站上车后落下座,整辆车仅剩我旁边一个空位,而他在下站上车后坐在我的旁边,而我却在此刻选择了低着头玩手机,并且在他下车之前借过下车。如果这是一开始刚进入公司情有可原的话,那么之后几乎相同的情况发生在技术总监和行政主管他们身上是否有些不可理喻了。

〖阅读全文〗

天鹅的脖颈

Sat, Aug 13th, 2011

愿我每一次泪水都化作光辉的里程碑

我承认我也极度厌恶自己闸门漏水的泪腺,每次都很想把自己眼睛挖出来大骂:你他妈能不能别跟花洒一样啊!

看电影要哭,看煽情的综艺节目要哭,看婚礼上的新人历程要哭,听到平安夜的祝福也要哭…其实,我从不意淫自己内心多纯洁善良,只是我是真的没办法控制我的泪腺,每次眼泪簌簌的下,这种假装单纯难过的情绪就不断和我心里那个骂脏话的小人打架,我多希望能够打死那个装逼的纯情小天使。既然治愈不了"洋葱病",那我就希望我每一次的眼泪都能变成我回望时的钻石。

而现在,夏小饭,我想讲一个长长的故事,告诉你,我没有那么光鲜。

〖阅读全文〗

文案先生

Wed, Jun 22nd, 2011

今天公司人事部的终于给我发了工作牌,虽然上面的照片有些难看,但还是让我喜出望外,因为我一直存在着一个担心,怕最近工作平平、上个礼拜连续三天迟到这样的表现会导致自己无法渡过试用期,不过看来这些担心暂时都是多余的,上面清晰地写着,部门:「技术部」,职位:「SEO」,于是我高高兴兴地把它挂在了脖子上。然后摸着工作牌遐想,啊哈,你要是换个字母该多好啊,哦不不不,是第一个字母不是最后一个字母……我不要做着该死的SEO啦!

不过财务部的美眉还是打断了我的冥想,她让我签收了一下上个月的工资,我很惊讶于上个月我还有工资,然后想起,我是三十一号来报到的,还发了我一天工资。当然,每个月的二十号也都是由不幸伴随着幸福的,在我的工资到帐短信不到一个小时,信用卡的还款提醒短信也就随之而来,这是怎样一出悲惨故事啊,于是只好深吸一口气……我没看到没看到没看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