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Wed, Jan 1st, 2020

@科大讯飞 iPhone 7 Plus

最后一天下班路上,事业部总监给我电话,我明白这通电话的重要性,慌忙踩下刹车准备靠边停车,甚至还没停稳就急着挂上了P档,已经全然顾不上变速箱里的那一阵惨叫,只在电话里应声道谢,「真是给您添麻烦了,真是太感谢X总啦」。

甚至在下班前的头十分钟还在因为事业部交割的事情而忧心忡忡,为此我担心了一个多礼拜,甚至在想女朋友送我的那本新年台历还能不能用得上,甚至想哪天开车上班就把放在公司的一些日用品全都带回家然后偷偷消失。好在柳暗花明,好在喜剧收尾。

其实我也明白,先前的焦虑并非不无道理,这一年的确没有投入多少精力在工作中,到点下班从不加班,眼瞅着别的同事升职加薪转编,而自己依旧两手空空只能拿C,有些说不过去但也无可抱怨。

〖阅读全文〗

乘风破浪

Sun, Dec 30th, 2018

@东新庄 Canon 700D

前些天我看了《狗十三》。
能够感同身受的电影其实不多,《狗》算是其中一个,伴随着成长,要失去,要割舍,要禁锢,要历经伤痛,要放弃挣扎,最终才可能会收获到别人眼里看似美好的结果——是否成人的世界背后,总有残缺?

是啊,这一年我收获很多。

〖阅读全文〗

365天的纸飞机

Sun, Dec 31st, 2017

到她们了的时候,我一个猛子从床上坐起来,一边跟着她们唱,一边抓起手机对着电视猛拍,阿喵伸了个懒腰从飘窗上醒过来,见我突然间如此兴奋,也跳到床上凑在电视前关注着。我对它说,「她们是我的初恋,是我的青春,你懂不懂?」,虽然一开口我便知道是在假唱,虽然阿SA与观众互动时阿娇还是有些木讷地不知所措,但还是禁不住通红了眼,能站在一起便已经足够了,谁还要求更多呢。

每一年新年我都会守在电视前守着她们,从她们歌里的时代广场的苹果倒计时,到今天一水之隔的深圳湾体育中心,十年弹指一挥,仿佛昨天我还在大雪纷飞的商之都门口排队等着那张叫《桐话妍语》的专辑签售,仿佛QQ上那个白色芭芘娃娃头像的女孩还在劝慰我说「十七岁,要好好珍惜」。

〖阅读全文〗

再见的意义

Sun, Jan 1st, 2017

每一年的岁末我都要强迫自己去像模像样地总结一番,可是面对这样的一年庞大的数据和信息量,却又好像丧失了语言表达的能力,不知道该从何开始说起。

洗澡的时候我会盘算起年初定下的哪些「小目标」,脸上微笑心里却有些羞愧,学着Papi酱的句式自言自语地说总结着,「虽然你没有完成暑假练出腹肌的计划,但是你长了20斤肉呀」,「虽然你一个马拉松都没有跑完,但是你还是坚持走完5公里了呀」,「虽然你报了日语没有去考,但是你还是去了日本了呀」,「虽然跳槽没有涨工资,但是现在已经开始上法院了呀」。

我明白这一年对于我来说实际上并不算特别顺利,工作挫折不少,生活似乎也没有多少闪光点,但回想一下,幸福终究是远多于辛苦,许多瞬间还是很值得镌刻铭记,人生其实也在慢慢地迎来转机。我不太想再去感慨得到什么失去什么,姑且还是用「大数据」的形式来记录下来吧。倘若未来的某一天当别人问起我的2016年,我会想起这些——

〖阅读全文〗

步履不停

Fri, Jan 1st, 2016

关键词一:健康

健康

十一月,阴雨连绵,情绪的压抑就像让人喘不过气的雾霾。我竟确实生活在这一个连「可见蓝天天数」都要计入城市居民幸福感的时代里,是的,当晴天像一道霞光般出现的那两天,我迫不及待地趁着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逃出那座阴暗潮湿的大厦。去迎接每一片落叶,去躺在草坪上,闭上眼享受冬日阳光照在眼皮上的那种颜色。就像十几年前的人给自己起的网名一样:「我爱阳光」。

这一年我25岁了,仿佛是一个临界点,我突然明白自己已经不再拥有那些曾经的年轻资本,不知不觉我已经工作了6年,是的,从2010年那个春天开始。

年初的一次体检,办公室将近二十多个人,却只有我孤零零地体检完全合格,对我来说这不像是宽慰反而更像是个警钟,只是因为我还身处一个人人生的最好年华,但倘若荒废,很快我可能会像周围的人一样,疾病、衰弱便伴随而来。我应珍惜每一个今天,让每一天过得有意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