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在流逝

Fri, Jun 10th, 2011

我已经快要忘记命题作文该是如何去写了,即便是在那个需要写命题作文的时代。自从那年的「提篮春光看妈妈」之后,在平常的生活里面,很少去关心高考这个令人无可奈何的词汇。

每每到这个时候,我却会追忆起那年的夏天和那年的夏天,那是带着学生时代所特有的无助与迷茫,然后会想到我在某个夜晚关起门躲在洗手间擦抹着如泉涌般的眼泪,你生怕不能和深爱的她白头到老,哈,怎么会有如此一段骇人听闻的故事。然后我翻看着当时写的日记,又怎么会觉得自己会那样的纯真矫情小清新哦。

然后我会想到更远,想到十年前的我,那时的我梦想着什么,我都无法再清晰地回答自己,但是我喜欢当时自己的那份童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