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伤寒

Sun, Jun 22nd, 2014

夏雨过后

凌晨四点,上半场结束,0比0,感冒低烧,困得不行,安稳地睡去,我知道德国队并不像阿根廷人那样轻浮,最后一定会带来进球,一定会,没有任何怀疑。

凌晨五点,醒了,仿佛是一个饥民接过粮食一样迫切地划开手机,终场比分2比2,媒体们都在歌颂克洛泽的世界杯第15个进球,而我眼前则像是一道霹雳闪过,三个小时前梅西带来了奇迹,但是这一次没有奇迹了,输了,我赌输了,输得没有一点脾气。我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尽可能地贴紧席子,仿佛担心自己的心脏会跳出身体,但是冷汗还是不停地从手心和脚底涌出,很庆幸自己并不是亲眼去目睹这一场灾难的降临,而是直接得到了一个结果。我很想假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努力撑起身子去厨房冲了一把脸,一边确定这并不是梦一边让自己清醒。还是抓起手机,发疯一样的看着下一场比赛的赔率,走火入魔一般,想着要填平缺口,然后再也不玩了——像每一个赌徒一样。

〖阅读全文〗

我的日记写满的都是你的名

Thu, Jan 19th, 2012

我丢过很多东西,手机丢过无数个,钱包、身份证、银行卡之类的也都不是最开始拿到手的那个,我就是个特别不小心的人,丢啊丢啊得都快就习惯了。

悠长的假期里,无聊的时候总会回忆起一些往事,翻翻以前写的博客、传的相册。终于,我又鼓起勇气装作在不经意间一边上网一边问妈,你有没有看到我那本日记本啊,我不记得放哪儿了。她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同样若无其事地回答,搬家的时候扔箱子了,在你床底下。虽然我不想让她知道我还惦记着我那本日记的事儿,虽然她也看过我的日记里面的所有内容,包括我考试不及格的分数,我去网吧玩的游戏,我哪天想到了自杀,当然还有我所喜欢的姑娘。但当她告诉我的时候我还是情不自禁的从椅子上面跳了起来,然后关起了房门寻觅它的下落。我早已经计划好待找到之后,把日记里的每一页用相机拍下来保存起来,甚至发到相册和微博上,因为现在回去看那些,惨痛的记忆也都快变成了美好的回忆了。

〖阅读全文〗

哀愁

Tue, Jul 26th, 2011

早上带着红红的睡眼去挤公交,趴在座位上天真烂漫地想着,如果这辆公车半路失火了我该如何去逃生,之前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客车失火能烧死那么多人,一定是车内的乘客不按顺序撤离导致的。居然是爸爸一语点拨了我,客车的门开关都是电启的,如果一着火一停电,在很少有救生锤的车厢里,乘客们能被烧的翘翘死。

不过如果我可以这样死去,那么也可以欣慰地算作是「正常死亡」了,虽然之前的案例很少但是在祖国这样的情况还是很多见的,可诸如电梯逆行、大桥垮塌这样的事情还是让我感到挺不可思议的,而如此动车相撞并从桥上掉下的情况,则完全突破了我自己的想象范围了。以至于我从Twitter上得到第一手消息的时候,居然瞬间联想到「正负电子对撞机」这样的物理学实验,坐过绿皮火车的人或许都曾感觉过两列时速120公里的火车会车时那股强大的能量,而动车的时速通常可以达到280公里,这样相撞的能量没有得以利用,真是可惜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