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与告白

Tue, Jul 10th, 2018

告别与告白

下午四点四十分,窗外挖掘机的轰鸣将我吵醒,呆坐在床边,曾经的小池塘被抽干被铲平,即将拔地而起的,是又好几座三四十层的高层住宅。我知道从现在开始的以后和将来,伴随与我的可能将是噪音和阴暗,于是我开始格外珍惜眼前这份还算空荡的天际线和间隙里的安静。

我将一点一点的看着那些混凝土森林茁壮成长,我不知道你回来的时候,它们会是怎样。

晚上我煮了红豆粥,只有红豆,音箱里同样是王菲的那首歌,相聚离开,总有时候,可能从此以后学会珍惜天长和地久。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王维《相思》

我曾说,有时候会觉得我们之间一切都来得太过容易,真正的感情是应该经历过考验的。可是啊,考验现在真的来了,我却有些迟疑了,示弱了,担心了。

〖阅读全文〗

生命宛如静静的相拥的河

Sun, Oct 18th, 2015

你的名字是愛情

「是什麼樣的音樂,可以讓人聽得這麼感動?」

2015.10.17 ,五年後。

謝謝妳。

〖阅读全文〗

一头撞死在我的青春里

Fri, Feb 21st, 2014

我也不晓得自己到底有多喜欢那个姑娘,才会兴奋得迫不及待地期盼那一天及早的来到,朝思暮想,日复一日地倒数计日,查询着当天的天气。而她也不过仅仅是在QQ上回复着我的只言片语,但有她的一句应允已经足够,是的她愿意和我一起去看二月最后一天的艾薇儿演唱会。

我已经很久没有再听过艾薇儿,第一次听薇的歌大概是在高三时,颓废与绝望萦绕在我的整个后高中时代,网吧里一边吸着二手烟一边听着《Tomorrow》《Anything But Ordinary》,一直蔓延到大学,英文歌唱比赛里唱的是《When You're Gone》。而网线的那端,她的空间里,也大多是这些歌。

〖阅读全文〗

过期(六)

Mon, Sep 16th, 2013

去旁边移动大厦销户。

营业厅里人满为患,我排在队伍的后面无聊地左顾右盼,不时嘟囔着「移动营业厅里电信一点信号都没有」,但还是有个前台经理的眼睛抓住了我,热情洋溢地问我,「同学你要办什么业务」?「唔,退网。」在说完这两个字之后,这个人从我的肉眼范围之内消失了。

在我前面的两个人,竟也都是来销户的,只不过一个磨磨唧唧了半天,大概是有一堆欠费和滞纳金没有弄明白,另一个则是快刀斩乱麻,直接递上身份证,「我也不记得我手机号多少了,反正都销了吧」。我一边感叹现在移动的业绩越来越不好做,一边又觉得自己仿佛像是在个离婚事务所里。(喂醒醒,中国才没有离婚事务所这样的单位呢。)

〖阅读全文〗

过期(五)

Tue, Sep 10th, 2013

过期(五)

夏天像是个患了破伤风的病人,大雨过后,一蹶不振,就像夏天从未来过一样。

前几天你问过我,问我最近又没有做奇怪的梦,我说没有,直到昨晚。

被梦惊醒,也许只是因为无法呼吸而醒来,迷蒙中只是在问自己为什么会如此难过,白天表现得从容自在,现在却悲从中来,提醒自己要记住刚才梦里的画面,我趴在教室后排的书桌上望着你,看着你在前面微笑着刷微博,右上角的提醒从未间断过,和一个陌生人,我不认识的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