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

Mon, Jun 13th, 2011

我屋子的窗户是朝向北边的,说北也不是正北,因为路是有些斜向的,隔过马路是一所大学的南大门,也是正门。这个周末的天气是格外的好,刚刚下过一场阵雨,温度宜人,我透过窗子看到有很多临将毕业的学生穿起学士服拥抱着那在我看来有些简陋的学校门牌留念拍照。我直起身子看了一会儿,然后略带不屑地发出喃喃自语,这应该是我所特有的表达方式,一方面表示出我对现如今「教育制度」的不认同,而更主要的是自己作为一个没有资格穿斗蓬的大专生所表现出来的强烈的羡慕嫉妒恨以及无奈。

我拉上窗帘,继续饶有兴致地埋首在一堆一堆的代码里,偶尔会停下来想,喂混蛋,你这个礼拜总共是有多少时间是坐在电脑旁边的啊,算一下啊,于是算一下,快将接近100个小时,而更加让人难过的一组数据是,在剩下的仅有的40多个小时的时间里,要去做包括吃饭睡觉洗衣服撒尿在内的所有的日常事物,当然还要包括玩你心爱的手机……我想到这里,眼睛开始有一些失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