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还没有全力以赴

Wed, Nov 22nd, 2017

@杏花公园 Olympus EM10 Mark II

我试着不再去想工作的事,毕竟对于现在的人来说,尤其对于我来说,换工作已经是一件平常不过的事,我安慰自己,就像许多知名教练也会经常被解雇一样,并不一定是能力问题,时机、气运总是会左右结果。况且现在离开未尝不是一件坏事,只是过程颇不愉快,但职场险恶,菩萨小鬼众多,我亦没有必要去同他们置气。

昨天下班回家路上还在想,倘若用一年的时间不工作,而是磨砺技能,提升自己的能力,会不会比这样早九晚五好得多,可细算一下成本,似乎也并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如果有职业规划的话,在这个年纪还在做重复性劳动的运营岗是一件尴尬的事,无法想象五年后十年后自己的样子。

〖阅读全文〗

沉默的大多数

Sat, Apr 29th, 2017

一、

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留着披肩长发的姑娘,站起来估计有一米七的样子,叫到她号的时候有点措手不及,慌忙蹬着那六七公分的高跟鞋奔过去,从柜台取了一张表,等着照相,我见她在照相室门口踱来踱去,摆弄着自己的刘海和衣领,对着镜子照了大约有两分钟。或许就是为了拍这一张「最美证件照」,她才特意穿着这身连衣长裙散开这头发,我锁着眉望着她,估计希望是要落空了。

没有人比我还要熟悉这补办身份证的手续流程了,先是去人才中心开一份常住人口登记表,接着再来这政务服务中心办身份证,刮完胡子梳好头发换了身黑色的T恤,准备充足。B215,我的序号排在她后面四个,却早早拍完了照片录好了指纹,而她却还在工作人员的指挥下,将一帘长发扎紧,套上一件黑色的披肩,拍出来的效果俨然变得严肃起来。我微笑着偷瞄了一眼她申请表上的名字,方小凡,还蛮好听的。

〖阅读全文〗

融雪之后

Sat, Nov 26th, 2016

稻香楼宾馆 Panasonic GF5

赋闲在家的这一个月时间,我应该永远不会忘记。

正如我之前所担心的那样,公司的运营终究是出了问题,没能捱到寒冬的来临便匆匆宣告了死讯,能有在半年多的时间里见证一个互联网公司从兴盛到衰亡过程的经历,也可谓是incredible。

月初最终还是决定辞职,即使是在没有谈好下家的情况下,一方面公司已经欠薪很久,另一方面也的确是需要去照顾姥爷。姥爷的久咳不愈牵动着家里每个人的心,因为担心是患上了肺纤维化,这种漫长而又痛苦折磨的病,全家都笼罩在愁云惨雾里,加上工作的不顺、马拉松比赛的退赛甚至家里wifi无法下载这些毫无关联又纷繁琐碎的小事,惹得人意乱心烦。不止一次得从睡梦中哭醒过来,像是高中时代的梦魇从未消去。而面对几家还算不错公司的面试却接二连三的失败,问题回答得像个刚毕业的门外汉,而比失败更加可怕的,是没有认真的总结失败的教训甚至习惯于去失败。

〖阅读全文〗

十月札记

Tue, Oct 4th, 2016

蜀山湖 Canon 700D

一、

前些天我看了好几天的特价机票,寻思着七天假期究竟去哪里玩,想去山西看应县木塔,想去桐柏山看淮河发源,想去泉州看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然终究未能成行。已经是黄金周的第三天,我仍旧缩在家里头,比原本的计划单调了许多。

而毕竟原本的计划里面,我是可以在这个月拿到一笔丰厚的薪酬的,当然我也有会比预想中少很多的心理准备,可当短信提示弹出来时我还是傻了眼,少得可怜,对,是真的很可怜。

〖阅读全文〗

厄尔尼诺

Thu, Jun 2nd, 2016

安徽农业大学 iPhone 6 Plus

连续下了多久的雨,窗外已经很少听到洒水车的声音,路面依旧湿着,每天天空都会零星地播撒些雨水,待到工作日完毕再来个周末大放送。新闻里说,这一年淮河长江珠江每条水系都可能会发生洪水,每每只有到这种时候,我才会念起合肥的好,毕竟总不至于担心南淝河发大水会淹死我。

上班的路上无精打采地转着伞,打开iPhone相机里的「慢动作」摄影,看着雨滴一滴滴地从伞缘边飞落下。「自己和自己玩」这件事,我总是可以处理得出离地好,稍纵即逝的十五分钟里,常像个游客一样端着相机对着周围乱拍,不错过任何一点美好。几个靓眼的小女学生闯入我的镜头,我连忙用手去捂住,以告诉她们我和最近报道里的男人并不是一路,但却又显得滑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