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到理想这个词

Tue, Jun 4th, 2013

水星&金星

当我小的时候,梦想着能成为第一个登上水星的人。而当我二十三岁的时候,才第一次看见水星。

〖阅读全文〗

咸鱼不翻身

Wed, Apr 10th, 2013

20130406 @AHAU

前些日子一直纠结于@贺炜 的那句「这样的天气,不去踢球,和咸鱼有什么分别?」。于是终于选在(别人)清明假期的最后一天到对面去痛痛快快踢一场球,当然「痛快」是很快的,剩下的就只剩痛了,只不过是三四个人之间基本没有对抗强度的跑跑传传和定位球抢点,回来家之后便成了残疾人。小腿肚子酸疼得厉害,打弯儿都会一声惨叫,每天买饭下楼都要小心翼翼。三天过去了,居然还没缓过来。之前我不晓得自己和咸鱼有什么分别,现在知道了,估计就是——咸鱼能翻身,我睡觉都翻不了身。

〖阅读全文〗

我曾有梦

Sun, Mar 24th, 2013

某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丢了很多重要的东西,手机、钱包、钥匙、身份证,很多很多,我难过得差点哭出来,但还是下定决心努力要将它们一个个地找回来。我在梦里花了很久去寻找它们,心急如焚,好在最后全都完璧归赵,然而我还未来及享受失而复得的喜悦,梦醒了。

于是我更加难过起来,那是一种「努力」付诸东流的怅然若失,而比「若失」更加让人难过的是我确曾丢失过这么些东西再也找不回来,而相对于那些无形的事物离我而去,丢了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这样的天气,不去踢球,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那天下午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宅在屋里上网,当微博刷到这一条,我离开椅子爬到床底下扒出那双布满灰尘的球靴擦干净,从杂物堆里面找到那颗泄了气的皮球打满,外面阳光正好温度舒适空气清新,我已经开始想象自己奔跑在绿茵场上的样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