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的月亮

Sun, May 12th, 2013

当时的月亮

最近突然又开始不间歇地咳嗽起来,跟肺癌晚期一样。去年几乎也是这个时候开始了漫长的咳嗽,直到六七月份才罢休,我不晓得自己到底是不是有什么病,还是这两年的空气质量确实在下降,既然如果能像去年一样,也就随它去吧。

〖阅读全文〗

1/3理想

Mon, Jul 23rd, 2012

这个夏天是不是特别的热?

我躲在家里,把空调温度定格在28℃、低风,不愿离开这个14平米的房间半步。自从我前些天去了一些城内所谓的高档小区看了些出租房,我便觉得现在租住的这间有空调的屋子还算不错,起码床大得够我打滚,洗晒衣服可以来去自如,去旁边超市也不用走太久的时间。于是我有些不情愿地打电话给那老女人,编了一个理由央求他继续租我一年。我成功了。

之前曾有朋友来合肥玩问我在哪儿住,可否方便借宿几晚,我慌忙推脱,然后告诉他要不你住酒店吧我给你出钱,的确是房间已经被我糟蹋得像个……(好吧我已经找不到形容词来表达了你懂得),朋友很是失望,以为我很不够意思,我也弄得颇难为情。即便有大把的空闲时间,我也不想去和那些脏衣服和脏东西打交道,理由是,我怕脏。那天我下定决心把它打扫一通,歼灭苍蝇蟑螂无数,还有意外斩获,我四个月前买的鸡蛋,散发出浓浓的韵味(我可找着钩了),完毕之后看着光鲜的屋子感觉豁然开朗,暗想下次房东每次来收租时,我终于不必带着苦笑说……男生的房间嘛,有点……乱,呵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