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假期的尾声

Sun, Mar 8th, 2020

@蜀山湖畔 Olympus EM10 Mark II

可能当时的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新年前的最后一天七嘴八舌在微信群里关于「武汉非典谣言」的吐槽,竟真的一语成谶。

空荡荡的街道,寂静之地,可以听到风吹走自己呼吸的声音,没有想过《我是传奇》里威尔·史密斯的开场画面竟会倒映在现实当中,而上个年初一在电影院里看《流浪地球》的观众也不曾料到,那种地下城般的生活模式会在另一个年初一亲临到我们身边。

快将近两个月的假期,史无前例的瘟疫,既有阅不完的世态炎凉,也有看不尽的人情冷暖,我会为抱薪者的逝去而悲愤,亦会为每一位伟大的平凡人而感动,在这场历史洪流里面,每一个人都不只是个看客。

〖阅读全文〗

你好,新生活

Tue, Mar 27th, 2018

@安庆西路 iPhone 6 Plus

还好没有把摩拜的押金退掉,关键的时候还是得靠它,在这个离城区十来公里的鬼地方,因为桃花节的原因,这条路上竟车流如梭,人多得没有挤上公交车的可能。我记得大约五年前的时候曾来过这里,那一年我酷爱骑行,时常骑着我那辆勇士560晚上游荡在郊外人迹罕至的林荫小道上,从这条乡道往北,驾校的训练场、一些制作成型的涵洞,穿过一片油菜花田,上面喷写着「江淮分水岭灌溉渠」。

座位的高度调得正好,一直向南,从二环到一环,十公里大约四十分钟,我对这个速度很满意,虽然中间有时可能也将将好和我从前跑步的速度差不多,但毕竟许久未曾如此运动过,停车到家门口菜场边儿的锅贴店里想,平时我在家的时候常连下楼买个锅贴饺都要挣扎半晌,而现在从十公里外的地方骑车过来也并没有觉得很累,想想许多一线城市的打拼者也常常上下班就要花费一两个钟头,而自己之前因为上班要转一趟公交车便介怀了好一阵子。人常常生活在自己的舒适圈里面,便越发的慵懒,而其实倘若某天打破这舒适,便也会发现新的体验。

〖阅读全文〗

十月札记

Tue, Oct 4th, 2016

蜀山湖 Canon 700D

一、

前些天我看了好几天的特价机票,寻思着七天假期究竟去哪里玩,想去山西看应县木塔,想去桐柏山看淮河发源,想去泉州看海上丝绸之路起点,然终究未能成行。已经是黄金周的第三天,我仍旧缩在家里头,比原本的计划单调了许多。

而毕竟原本的计划里面,我是可以在这个月拿到一笔丰厚的薪酬的,当然我也有会比预想中少很多的心理准备,可当短信提示弹出来时我还是傻了眼,少得可怜,对,是真的很可怜。

〖阅读全文〗

严冬随笔

Sun, Jan 24th, 2016

环城公园 松下GF5

#Part One

兴许应该感谢那些毅丝们,是他们的集体活动才让我在微博上很轻易地就找到了一份很详尽的各网站的Hosts IP,把它加载在我的极路由插件里,于是家里便基本实现了无墙上网。但即便如此我还是无法理解这样的行动的意义在什么地方,去关注一场政治选举还不如关心明天的天气来得实在。

@ztshia:原来今天就选举了啊,我还是支持指原莉乃。

〖阅读全文〗

千言万语

Fri, Jan 22nd, 2016

千言万语

我一边写着年终总结,一边听着跨年晚会上梁静茹唱着歌,还是和五年前同一个地方,唱着同样的歌。

Twins也从跨年夜开始一连在红磡开了五场演唱会,半夜醒来看到社交网络里很多熟悉的人PO着他们在现场的照片,莫名心伤,上一次她们在红馆开唱还是2010年,六年又是六年。

那一次去上海看她们的「人人弹起」,晚上在酒店房间无聊地看着闭路电视里的MTV,从红白歌会里第一次知道日本的这个少女组合,「AKB48不会真的是有48个人吧,太多了」。

而在那之后我每一年都看红白歌合战,大岛优子的卒业到回归,仿佛仍旧是一夜之间的事情。这一次渡边麻友们玩起了美少女战士的角色扮演,尽管她周围的人已经都快不认识了。

我试着去翻出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发的微博,发现删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