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

Tue, Dec 22nd, 2015

长沙记忆

周末又去了长沙,按原本的料想,是可以晚上去橘子洲跑一圈,必定比去年夏天的时候进步很多,或是再沿着湘江大桥走个来回。但都未能如愿,只是一趟工作出差,酒店与教室间的来回奔波,我回忆着第一次来长沙时的心无旁骛,以及去年来长沙时踌躇满志,失去了很多自由。

〖阅读全文〗

生命宛如静静的相拥的河

Sun, Oct 18th, 2015

你的名字是愛情

「是什麼樣的音樂,可以讓人聽得這麼感動?」

2015.10.17 ,五年後。

謝謝妳。

〖阅读全文〗

尘埃落定

Wed, Oct 7th, 2015

五里墩立交桥

晚上回来的21路双层巴士,坐在上面的第一排,外面下着雨,透过雨滴可以看到外面五颜六色的世界。后来想一想,这其实大概就是别人开车时习以为常的一幅画面,而我却如同瑰宝。

从2007年9月7日开始来到这座城市上学、生活,八年过去了,跟外人聊天的时候常说,倘若刚一来到这里便买了房子,或许现在起码可以有钱买第二套房子了。躺在床上我想,或许我确实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吧,我从毕业在这里生活了五年,未来的两年仍旧将继续,我把我的从二十岁到二十七岁的时光都留在这里。

〖阅读全文〗

哀愁(二)

Sun, Aug 16th, 2015

天津

前几天,广岛原爆的纪念日,在维基百科上翻阅着那一次灾难的相关资料,一万五千吨TNT当量的炸药造成近十万人当场死亡,爆心附近的人多是被核裂变产生的近千度高温瞬间熔化,仅仅是面对着这些描述性的文字便已经瞠目结舌。暗自庆幸过去终已经过去,好在生于和平年代,不必再去经历这些噩梦般的故事。而时隔不过一个礼拜,这样的浩劫却再一次上演。

那样的画面,纵使是最为出色的电影导演也无法勾勒出,或许这样宏大的场面本应有一位超级英雄的出现来拯救无能的政府,但现实毕竟不是电影,并没有什么超级英雄,可是即便没有英雄却制造出了一批英雄,那些本该在灾难片中跑龙套的警察和消防队员,无意中成为了主角,成为了镁光灯和舆论的中心,他们本什么也没有做,他们本可以不死。

〖阅读全文〗

比赛过后

Thu, Jul 10th, 2014

库伊特

如同一场中世纪时期王室争夺战,一方是高大威猛的勇士,他们早早势如破竹,手刃了从自己手中夺走统治权的老君主,直逼皇位,而另一方则步履艰难,几场战役打得心惊肉跳,九死一生才从乱军中杀出的小矮人,他们手中的砝码是有一位转世神童,并相信自己有神灵庇佑,欲坚定地拥戴其登基。狭路相逢,勇士主动出击,却像一击重拳打在了棉花上,而小矮人们则还是用以前的战术与之周旋,避而不战,直到勇士失去耐心时一剑封喉,全身而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