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伤寒

Sun, Jun 22nd, 2014

夏雨过后

凌晨四点,上半场结束,0比0,感冒低烧,困得不行,安稳地睡去,我知道德国队并不像阿根廷人那样轻浮,最后一定会带来进球,一定会,没有任何怀疑。

凌晨五点,醒了,仿佛是一个饥民接过粮食一样迫切地划开手机,终场比分2比2,媒体们都在歌颂克洛泽的世界杯第15个进球,而我眼前则像是一道霹雳闪过,三个小时前梅西带来了奇迹,但是这一次没有奇迹了,输了,我赌输了,输得没有一点脾气。我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尽可能地贴紧席子,仿佛担心自己的心脏会跳出身体,但是冷汗还是不停地从手心和脚底涌出,很庆幸自己并不是亲眼去目睹这一场灾难的降临,而是直接得到了一个结果。我很想假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努力撑起身子去厨房冲了一把脸,一边确定这并不是梦一边让自己清醒。还是抓起手机,发疯一样的看着下一场比赛的赔率,走火入魔一般,想着要填平缺口,然后再也不玩了——像每一个赌徒一样。

〖阅读全文〗

流浪狗

Tue, Apr 8th, 2014

家里的狗疯了。

妈说,这傻狗先是自己在笼子里咬断了自己的尾巴,血流的满屋子都是,于是一天一次的放风也给取消了,尾巴没了这狗就开始咬自己的后爪,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妈吓得把笼子拴得更紧了,最后实在觉得害怕晚上趁天黑把它丢在了小区里,扔了。

我在电话里一阵唏嘘,仿佛听到了另一个小灰的故事,我并不是一个有多爱狗的人,但我无法接受这样一个难过的结尾。想着去年中秋时这条狗刚抱来的时候的可爱,当时我还在日记里记下了几笔。可是从进入这个家以来,便一直被困禁于这几十平米的房间或是半平米的铁笼,妈上班经常隔天才回来一次,一饿一两天,每顿也不过是一些面条和剩饭,就这样捱过一整个冬天。

〖阅读全文〗

无题

Sat, Jan 25th, 2014

「有生之年遇见你,竟花光所有运气。」我在微博上自嘲着。然后删了。

鸡毛蒜皮的事情,在公共场所发泄出来,总是不妥的。即使是在用腹黑的方式表达。

过去,如果遇到一丝委屈或不公,便会喊出来,或者写在日记里,再不济也得找个人倾诉。
从哪一天开始,无力呐喊,无力呻吟,变得像个逆来顺受的沉默者。

也许改天会写个年终总结吧。

Sun, Aug 18th, 2013

2013's summer

我是一个从来对生活没有计划的人,连续第几个这样的周末,宅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实况、三国杀、看球、刷微博,耗费了所有的时间,而原本信誓旦旦要留在周末做得事情却一样没做。这不是什么所谓的拖延症,这就是懒啊,就是没有自制力行动力啊。每个周末都过得很是难堪,然后再把这样的情绪带进平日里,自然也同样乱糟糟的。

〖阅读全文〗

一人之盛夏

Thu, Jul 11th, 2013

四点半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打开电脑继续编辑着我的文档,我不记得上一次四点钟起床是在什么时候了,初中时常这样,每天晚上早早睡去,而后在夜深人静的第二天凌晨三四点钟起来补作业。对面一栋楼总是会亮着灯光,我曾以为那是比我起的还早的人,后来才发觉到,那家厕所灯晚上从来不关。

也许我的拖延症正是从那个时候养成的,我几乎又荒废了一个周末,到最后居然拖到了礼拜一的早上。我起床的动力之一是自己在周日成功地下载安装破解了Office2010, 这让我码字的欲望大增。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周末没有好好加班工作也成了负罪感的源泉。谢天谢地,经过这个周末我还努力学会了用曾经嗤之以鼻的Excel做折线图和饼状图,突然间有些原本一窍不通的事情变得得心应手,自信心爆棚得就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IT界人士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