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池耗完之前

Tue, Jun 11th, 2013

第一次体验完七天马拉松上班模式,小长假回家。

我依旧不靠谱地犯了丢三落四的病——我带着电脑和一堆数码产品回家之后赫然发现没有带电脑电源线,于是原来的工作计划瞬间成了泡影。在家的这两天我抱着手机艰难度日像极了许多年前在学校里的样子。而现在我抛开那些加班想法打开电脑用着仅剩的一些电量写着这篇博客,这也像极了以前熄灯之后每日一更的场景。我相信在这仅有的几十分钟里我会更深刻地懂得珍惜时间的要义以及更能锻炼出自己的写作水平。

〖阅读全文〗

当时的月亮

Sun, May 12th, 2013

当时的月亮

最近突然又开始不间歇地咳嗽起来,跟肺癌晚期一样。去年几乎也是这个时候开始了漫长的咳嗽,直到六七月份才罢休,我不晓得自己到底是不是有什么病,还是这两年的空气质量确实在下降,既然如果能像去年一样,也就随它去吧。

〖阅读全文〗

马里亚纳有多深?

Mon, Apr 15th, 2013

2013年04月14日 木星伴月

昨天,一个人坐在湖边的大坝上,听着AKB48的《僕の太陽》,静静地看着太阳慢慢沉下去,月球渐渐露出来,和木星、毕宿五相映成辉,一张笑脸挂在天空,虽然傻傻的,但原本阴郁焦虑的心情顿时被平复了。

本就应该可以猜到今天的结果,但还是会满怀期待,想起四年前第一次在招聘会时遇见网新时的场景,那时的回绝仅仅是简单的四个字「硬性规定」,那时我不带任何想法,因为我知道自己尚不具备到这里的能力。

〖阅读全文〗

在一个春天的夜晚

Tue, Apr 2nd, 2013

蒲公英

世上有一种被遗忘的人,即使在自己亲人的眼里,也像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一样,他们的去世,在家里既不会构成伤痛,也不会使人若有所失,莉松姨就是这样的人;世上还有一种人,根本不知道如何与自己周围的人在生活、习惯与感情上打成一片,莉松姨就是如此。——莫泊桑《在一个春天的夜晚》

〖阅读全文〗

我曾有梦

Sun, Mar 24th, 2013

某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丢了很多重要的东西,手机、钱包、钥匙、身份证,很多很多,我难过得差点哭出来,但还是下定决心努力要将它们一个个地找回来。我在梦里花了很久去寻找它们,心急如焚,好在最后全都完璧归赵,然而我还未来及享受失而复得的喜悦,梦醒了。

于是我更加难过起来,那是一种「努力」付诸东流的怅然若失,而比「若失」更加让人难过的是我确曾丢失过这么些东西再也找不回来,而相对于那些无形的事物离我而去,丢了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这样的天气,不去踢球,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那天下午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宅在屋里上网,当微博刷到这一条,我离开椅子爬到床底下扒出那双布满灰尘的球靴擦干净,从杂物堆里面找到那颗泄了气的皮球打满,外面阳光正好温度舒适空气清新,我已经开始想象自己奔跑在绿茵场上的样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