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的惊蛰

Wed, Jun 13th, 2012

不想被抛弃,所以先放弃。

小时候对电视剧里那些以出生节气起名的人很是羡慕嫉妒恨,比如X小满,X小寒。我想想自己要起只能叫X立夏就很沮丧,因为立夏这个名字,叫唤出来简直弱爆了,我想一定是我打开万年历的方式不对。

辞职后的一周,我把手机调静音,不接任何电话,每天抱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梦魇是我的依靠。我做着一个又一个冗长的梦,醒来睡着似乎已经没有分界。我也会想,假如我变成植物人该多好,一直一直地在梦里生活,遇到我最期待的际遇和我最怕遇到的场景。可是,没有天灾人祸的助力,我还是要醒来,步入现实生活,但也许这其实也是我的另一个梦吧。

昏昏噩噩下,我竟然发现黑莓的待机能力不差啊,以前每天打电话,每天充电,现在竟然能待机三四天不用充,不过看着十几个未接和二十几条短信,还是有些心烦意乱。

〖阅读全文〗

每天的看球笔记,就是我活着的证据

Wed, Jun 13th, 2012

每天的看球笔记,就是我活着的证据。

每天宅在家里面,上网、看球、玩游戏、喝啤酒、吃零食,肆无忌惮地荒废时间,其实这样的日子越往下去越是觉得惭愧。偶尔和朋友聊天儿,聊到对所谓职业规划,我噗哧一笑,我从来没有对我的未来做过什么规划好么,我对未来的打算就是打算等到欧洲杯结束后再做打算。

〖阅读全文〗

2012-05-29

Tue, May 29th, 2012

哼一首歌等日落

生命中总有那么一个女人,你无法回避。每隔一阵子,她会给你打电话,电话不接给你发短信,关切地询问你在哪儿,迫切地约你见面,然后速战速决达到目的,便消失在人群中,周而复始。

我很不高兴,怨念的情绪感染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为毛我两个多月没在这儿住还得照常收我的租子,抑郁的心情又差点没让我联想到了分配不均、贫富差距等重大民生问题,愁死我了,这就是无产者和有产者的区别。以至于让我起贼心的念想都有了,杀了这房东,霸了她的房子,然后我就可以一边收着租子,一边环游世界啦,哈哈哈哈哈。

〖阅读全文〗

别,少年

Sun, Feb 19th, 2012

顺利通过考察期,现在跟着一个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前辈在学做软件策划,我真想不到比「前辈」更加适合的字眼儿,虽然只比我早毕业一年,但说话慢声细语的他工作起来却比我麻利得多。这些天我一直很想把自己见到的这些牛逼的人挨个吐槽一遍但总是溢于言表,就比如他: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人能把Excel图表做得比我用Photoshop画出来的还要精致,几个小时便将一款软件UI设计的案子搞定,和这些神人们比起来,我自叹自己simple得像只草履虫一样。妈在电话里听我这么说,笑道——这可是你第一次对别人佩服得这么彻底哦。

尽管现在的薪酬还算很低,尽管从今天开始每天要加班到晚上九点钟,而且礼拜六还要加班,但我还是暗自规劝自己,现在最主要的并非收入或其他,而要跟着别人后面学点经验,这些即便是在外面花钱也是学不来的,况且在我看来不用加班的挨踢公司也算不得什么好公司,最后我竟还用「这是对高三没有度过这种日子的惩罚和救赎」来说服自己。晚餐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同事是安理大毕业的,我说我家就住在旁边,他惊讶道那不就是柏园南村么,那边有个大娘做的馒头可好吃了每次回去都要去小街菜市里面买——而我也惊讶地发现原来他是个只吃面食的山西人,听着有些带着港台腔的普通话还以为是浙江人。我说哈以后回去我帮你带啦——总之我们的合作是越来越顺利了。

〖阅读全文〗

过年好

Mon, Jan 23rd, 2012

刚看完阿森纳和曼联的球赛,跌宕起伏,但最后还是赢了,于是我心情舒畅,这样的开始比三个礼拜前公历新年的要好很多。于是很奇怪地,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就在二十多天的时间里度过了两个新年。

这两年我不大爱写年终总结,因为生活过得实在乏善可陈,就像刚才的比赛,一直属于「宕」的那个部分。相比于去年回家的匆忙,今年有更多的时间陪在父母和长辈们的身边,备年货、接亲人、买车票种种,大概也更多地理解过年的意思。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