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向

Thu, Jun 30th, 2011

每天的晚饭是一个头疼的问题,一个人肯定是不大乐意做饭的,做得不够吃不饱,做得太多又浪费,我是从来不爱吃剩饭的,而更要命的是,出门也不知道在外面饭馆吃什么。天天都要为此痛苦挣扎好一阵子。

今天想了好久。最后决定在公车上多坐一站,到家附近的那个菜市场买点儿卤菜烤鸭什么的,毕竟这些天经常性地在家里挤兑些稀饭面条之类的,实在有些馋嘴了。我是那种对自己特别抠的人,于是用习惯性的胜利法开导自己,钱是挣出来的,不是省出来的,该吃的吃该花的花。下车之后费了很大劲儿才找到一个卖烤鸭的地方,期间当然也有紫燕百味鸡但是被我忽略不考虑了,因为我吃腻了,而更主观一点儿的原因是之前那次我买了一小盒肺片居然要了我十五块。

我一度认为,男人的成熟过程就应该是这样的,他们由商场转向超级市场,再由超级市场转向菜市场,最后经过这喧闹的洗礼沉淀,蜕变成像我面前这位卖卤菜的大叔一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