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备忘(二)

Tue, Sep 11th, 2018

@广州岗顶木屋烧烤 Olympus EM10 Mark II

你又一声不响怒气冲冲地走了,任凭我骑车在马路对面追赶,却怎么也无法缩短我们的距离,直到你消失在铁路桥下,我终于崩不住瘫坐在路旁,一脸绝望。

可是喜从天降,或许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梦里面失去的那个人,醒来却在自己怀里。我亲了下你的耳朵,气急败坏地说,小魂淡让你跑。

〖阅读全文〗

广州备忘

Tue, Jul 31st, 2018

@广州塔 Canon EOS 700D

#Part One

月亮升起来了,黄澄澄的像个圆盘,悬挂在猎德大桥的上空,广州塔倒影在珠江的波纹里,很是漂亮。

我无暇再顾及这些。一分钟前你撒开我的手,消失在人潮里。

从海心沙到珠江新城的这段路,可能是我几个月来走过最难走的一段路。

临行之前,我曾想过这或许将是我唯一一次来这座城市,甚至想过,登机后的最后一条消息的内容。

地铁三号线,我坐错了方向,仿佛一切都在驶向糟糕的深渊。

〖阅读全文〗

日本,一期一會

Sat, Aug 6th, 2016

:从藤沢到名古屋,中间倒腾了四趟火车,熱海、島田、滨松、豐橋,坐在对面的哥们始终未曾变换过,先是一个劲儿地冲我们微笑,最后终于鼓足勇气过来搭讪,表示作为在日的交换留学生,平日很少见到尤其是有在JR上见到自己的同胞,倍感亲切,相谈甚欢,从日本旅游聊到他所主修的日本史再聊到中日之间的差距,最后终于忍不住抛出一个问题,「你在日本已经四个月了,待得比我久,目前你有没有觉得日本有什么地方不如国内的?」他想了一下子,似乎又欲言又止了一下子,最后终于从嘴巴里挤出几个字「我觉得都比国内好」。

能在两个中国人面前坦言「日本在所有方面都比中国好」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当然我并不能完全认同他的观点,总觉得过于极端,但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证据去反驳。诚然,初到这里的人,可能都会有一种「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的感觉,但这里却是日本,作为一个中国人自然而然地又会心存芥蒂,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民族情怀,不断地会将眼前所见的一切与自己的国度做对比。

〖阅读全文〗

正阳拾遗

Sun, Jul 3rd, 2016

正阳关拱辰门 Panasonic GF5

前几个月在知乎回答过一个问题,有没有「三江汇流」的地方,我说这种地方可实在是寥寥可数,除却四川乐山,青衣江大渡河岷江汇流,那么大约就只剩寿县的正阳关了。从地图上看,淮河依着小城自西向东流过,来自大别山的淠河注入城南,发源自中原嵩山的沙颍河汇入城北,或许是因为水质不同,当地人还常将流经城市较少的淠河汇合处称为清河口,而泥沙较多的颍河则称为沫河口。作为划分中国南北方的天然分界线,淮河被赋予了众多特殊的意义,2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养育了1亿7000万人口,是世界上全流域人口密度最高的大河。而正阳关正处于淮河中游、南北两侧最大支流交汇的地方。

〖阅读全文〗

走遍广西·百色

Thu, Jun 30th, 2016

右江民族博物馆 Panasonic GF5

@百色 6月16日 星期四 多云转阵雨 25~34℃


若不是因为桂东暴雨西江告急,我也不会想到要去西部的百色。不过倒也不一定,我一向是有爱去红色老区的习惯的,犹如上海爱逛龙华、南京爱逛雨花, 以至于相信我比很多党员都更清楚党史,而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中国的风景名胜,唯有红色景区环境最为幽静,况且免费。

我在家里的微信群里说我去了百色,舅舅笑着说,好地方,老少边穷占全了,我想了下也是,倒还没有哪个地方像百色一样既是革命老区又是少数民族聚居区、既是边疆又是贫困地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