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广西·玉林

Tue, Jun 21st, 2016

玉林新地里 县政府原址 Panasonic GF5

@玉林 6月19日 星期日 多云 25℃~33℃


若不是那沸沸扬扬的「荔枝狗肉节」,我绝不会将玉林放在我的目的地范围内,身处内陆,广西唯二不通高铁的地区(另一个是河池),因为吃不吃狗肉这个问题,在最近的每一个盛夏都被推到风口浪尖。

〖阅读全文〗

走遍广西·北海

Sat, Jun 18th, 2016

北海银滩 Canon 700D

@北海 6月17日 星期五 晴天 23℃~32℃


高铁实在太快,以至于目前住在高铁站边的我,宁愿选择去周边的城市也不愿去南宁市区。北海的高铁站是在市中心,毫无疑问成为我的目的地之一。小姨在我出差前就一个劲儿地跟我说务必要去北海走一走,去了北海务必要去涠洲岛走一走,她对这个地方的印象甚好。

北海像是大陆的一个小小阑尾,延伸进海洋里,起先我以为这座城市并不算大,但出了火车站上了公交才发现是我小瞧了这个半岛,到北部湾广场,居然需要半个小时。这是我到过的最南端的城市,中午的太阳在头顶悬挂,看不到一丝人影,热带的季风气候使人走在树荫下和太阳底下是两种幡然不同的感觉,好在这南方的榕树长得格外茂盛,将阳光和紫外线通通隔离开来。

〖阅读全文〗

废都(三)

Sat, Jun 27th, 2015

寿春清真古寺

天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大概从业余摄影师的角度出发,是打算去拍一拍清晨四顶山庙堂前的那一缕香火,可是所谓「最初的梦想」就是用来破灭的嘛。
如果说一趟趟满载而去和空荡荡回程的「寿县庙会班车」还不能提起我的警醒的话,那么车子刚刚到淮寿交界的八公山乡就停下就有点让我措手不及。我并不是没有来过寿县,两年之前我还曾骑着车来过,八公山乡离县城还有不短的距离;我也不是没有逛过庙会,早在上小学四年级时候母亲单位组织春游便去过,为了防止我在人海中丢失母亲还特意为了穿上了金黄色的毛衣以显眼。
可是我似乎确是忘记了那前车之鉴,即便是在这离县城和山顶都老远的八公山乡,不算窄的省道依旧被人流淤得水泄不通,于此所有的交通工具都变得多余,十字路口是商贩们的核心位置,坐拥那里可以在同一时间听到长沙臭豆腐、上海羊毛衫、温州皮革厂等商界名流的声音。如同徐铮在《人在囧途》里说的那样,「简直到了动物园儿了」。照这种情势,我决定不再上山,那里必定熙熙攘攘指不定会出现踩踏事件。

〖阅读全文〗

我要从南走到北

Sun, Jun 21st, 2015

北方

泰安

第一次从蚌埠经过淮河,大桥的尽头一块巨大的广告牌上面写着,「欢迎来中国北方」。我暗自好笑,作为生长在淮河岸边的人来说,骨子里很少会有「南北方」的概念,可每每去了外地,贵州人广东人觉得我们是北方人,连个拗口一点的方言都不会说,着实很吃亏,而认识的内蒙人吉林人又很暴力地把我们归为南方人,很是不公平。

每次我经过淮河,都会忍不住从头至尾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它,告诉自己这便是来自故乡的母亲河,回程在高铁上听着罗大佑的《乡愁四韵》,「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那酒一样的长江水」。有时候一条河一座山便是一种情结,出生在孤岛鹿港小镇上的人怎么会明白大陆的河流文化。而对于那些外国人来说,想走遍长江淮河,更是奢侈。

〖阅读全文〗

废都(二)

Mon, May 18th, 2015

P1040243

那石碑上明明写着,「皇故城及皇陵石刻」,可寻了半天仍不见那「石刻」的踪迹,地图导航上把我这个地址标在东华门的位置,我将信将疑,但又不得不试着去探一下。

倘若我曾去过北京,去过真正的紫禁城(这座又何尝不是呢),那我或许可以对这皇宫轻车熟路,从承天门去往东华门并不远,在地图上看起来大概只有城墙周长的十分之一,东西华门之间有一条小路相衔接,同样是土路,刚下完雨之后仍留着深浅不均的车辙印,从承天门往北另一条路通向那远处我看不见的不知是否还残存的玄武门。十字路口边上住着一户人家,单门独院,方圆半里之内也没有邻居,门口的老树下面也拴着条狗,在这阴沉的天气里耷眯着眼睛,倒是庄稼们看起来很喜欢,从远处看城门下那一片艳绿的麦田,煞是好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