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临城下

Sat, Jun 4th, 2016

汇金大厦 松下GF5

以往每一年的高考期间,新闻里似乎都会有一条,市里某出租车公司司机自发组织「爱心送考车队」免费接送考生,而今年倒不能确定还有没有,即使有,我也很担心市民是否还会买这笔爱心账,毕竟在此之前不到一周的时间内,他们组织的多次针对网络预约车的罢工与堵路行动已经影响到了整座城市人民的出行和这个行业的形象。

网络上人们争相转发着那段「下雨不拉抱小孩不拉」等等的段子,这似乎可以在每个城市发生类似事件时套用,以反映出他们的罢工是多么的与民意相违背。作为一个既买不起车也买不起车位甚至连学车费都攒不齐的底层市民,打车的确是我的日常主要代步途径,无论是传统出租还是网络打车,接触到来自各行各业的司机不在少数,相比较我六线的家乡城市而言,合肥的出租车乘车体验已经堪称梦幻,起码出租车就是出租车,起码可以一个人独享一辆车,起码到达目的地之后还可以有正规的机打发票凭据,这都能让我三呼万岁。但即便这样,还是招致那么多的非议和不满。

〖阅读全文〗

死亡与母亲节

Sun, May 8th, 2016

@旺德福小姐

微博上的@旺德福小姐 一周前去世了,我与她素昧平生,只是常看好友@飞天PP猪 提起她,每一条微博里都充满了快乐,我花了好久才去接受和相信这并不是四月里最后的荒诞剧。无论基于什么样的原因,这个年纪的女孩以这样的方式谢世总是让人惋惜。

她离开了一周,每一天都有人络绎不绝地在她的微博下面吊唁,我也常常会去看,@飞天PP猪 每天都会留言好几次,看着也着实伤感,或许她不曾想象,在她离开之后,会有那么多人去怀念她,会有那么多人会去殡仪馆送别她。

@飞天PP猪:今天去看了叔叔阿姨,他们人真的太好了,现在还在怕给别人添麻烦,体谅别人。你怎么忍心伤害他们。——2016年05月05日 21时00分

我没有办法想象,比起我一个陌生人的悲,失去一个挚友、失去唯一女儿又是怎样的一种悲。

〖阅读全文〗

为了无所谓的记念

Sun, May 1st, 2016

环城公园 松下GF5

#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故30周年

30年很长,长到这个世界的人们已经开始遗忘,长到普里皮亚季的废墟里已经重新长满了草,荒原上重新开始有蒙古马,长到当初那个不可一世的红色帝国早已分崩离析煮豆燃萁。30年很短,短的是事故中的放射性元素铯-137刚刚过半衰期,短的是在这第聂伯河上游原本草肥水美的6万多平方公里土地未来几百万年时间里都不再适合人类居住。

30年后的现在,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人还能感受到那场事故遗毒所带来的镇痛,好在政府和民众已经可以清醒地认识到,也会去纪念。如果污染是一场地球的疾病,切尔诺贝利是一场急性病,而在我们身边的无疑是另一种慢性病。几周前新闻报道里的常州毒地事件,是这个时代这个国家的缩影,一面享受着快速工业化所带来的便捷,一面又承受着环境污染所带来的伤害。

〖阅读全文〗

严冬随笔

Sun, Jan 24th, 2016

环城公园 松下GF5

#Part One

兴许应该感谢那些毅丝们,是他们的集体活动才让我在微博上很轻易地就找到了一份很详尽的各网站的Hosts IP,把它加载在我的极路由插件里,于是家里便基本实现了无墙上网。但即便如此我还是无法理解这样的行动的意义在什么地方,去关注一场政治选举还不如关心明天的天气来得实在。

@ztshia:原来今天就选举了啊,我还是支持指原莉乃。

〖阅读全文〗

灰色天空

Mon, Mar 2nd, 2015

我想起前年冬天,对就是那个我自称作「吸尘男孩」的下午,我一个人骑车穿过西城去寿县,雾霾很重,冬天骑车上坡很累,喘着粗气,而痛苦的是,在坡尽头的路边是个化工厂,同样吐着粗气,而且是带着颜色和呛鼻的气味,我化学不好,不晓得那到底是什么物质,只是带着吃惊地看着它直勾勾地排向天空,也没敢再吸第二口就憋着气挂上了七档,回来的时候也没敢原路返回而是换了一条要多骑二十公里但人迹罕至空气新鲜的新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