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天的纸飞机

Sun, Dec 31st, 2017

到她们了的时候,我一个猛子从床上坐起来,一边跟着她们唱,一边抓起手机对着电视猛拍,阿喵伸了个懒腰从飘窗上醒过来,见我突然间如此兴奋,也跳到床上凑在电视前关注着。我对它说,「她们是我的初恋,是我的青春,你懂不懂?」,虽然一开口我便知道是在假唱,虽然阿SA与观众互动时阿娇还是有些木讷地不知所措,但还是禁不住通红了眼,能站在一起便已经足够了,谁还要求更多呢。

每一年新年我都会守在电视前守着她们,从她们歌里的时代广场的苹果倒计时,到今天一水之隔的深圳湾体育中心,十年弹指一挥,仿佛昨天我还在大雪纷飞的商之都门口排队等着那张叫《桐话妍语》的专辑签售,仿佛QQ上那个白色芭芘娃娃头像的女孩还在劝慰我说「十七岁,要好好珍惜」。

〖阅读全文〗

我只是还没有全力以赴

Wed, Nov 22nd, 2017

@杏花公园 Olympus Mark II

我试着不再去想工作的事,毕竟对于现在的人来说,尤其对于我来说,换工作已经是一件平常不过的事,我安慰自己,就像许多知名教练也会经常被解雇一样,并不一定是能力问题,时机、气运总是会左右结果。况且现在离开未尝不是一件坏事,只是过程颇不愉快,但职场险恶,菩萨小鬼众多,我亦没有必要去同他们置气。

昨天下班回家路上还在想,倘若用一年的时间不工作,而是磨砺技能,提升自己的能力,会不会比这样早九晚五好得多,可细算一下成本,似乎也并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如果有职业规划的话,在这个年纪还在做重复性劳动的运营岗是一件尴尬的事,无法想象五年后十年后自己的样子。

〖阅读全文〗

我养了一只名叫Neko的猫

Mon, Oct 9th, 2017

@家 Canon 700D

送走了朋友们,我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开始准备在这个假期的最后时间来完成拖延症留下的工作,房间里的甲醛味儿还没有散透,但也只能这样,我的猫非常的黏人,即使这样我还是有点担心它会不停地在外面挠门,不过还好,它这次在客厅里很知趣的睡了下去,平时几乎是寸步不离地跟着我,但我为它特意买的猫房它却似乎并不钟意,还是执意要躺在椅垫儿上。

我很早便想养一只猫了,或许在我的概念里,有猫的房子才能叫做家吧,下班走在路上的时候便想着说,「我要养一只叫Neko的猫」,虽然「ねこ」本身就是「猫」的意思,虽然也知道名字这东西对于猫来说意义几乎形同虚设,平时我更多地只会叫它「咪」或者「阿喵」,唯一的价值只是在别人问「它叫什么名字」的时候回复上一句「叫Neko」。

〖阅读全文〗

别回头请往前飞奔

Fri, Jun 30th, 2017

我不喜欢自己的名字,既然已经姓「南山」了,为什么还要叫「高寿」呢,家人是有多想让我健康长久地活下去呢,可倘若不是你的出现,或许他们的这个愿望在我5岁的时候就会落空吧。我喜欢你的名字,「福、寿、爱、美」,似乎包含了人间所有的美好祝愿,而你的确是完美的化身,从我第一次遇见你,到你第一次遇见我,我都真切地感受着你的爱、你的美。

如果我们可以早认识一两天,或许我们可以一起渡过一个美妙的情人节,你要相信我对你的确是一见钟情而并非只是情人节后的百无聊赖,我平日里只是一个逊爆了的宅男,甚至见到女孩子都不晓得该说些什么,能够追下电车对你说出「 可以把你的邮箱告诉我吗」估计需要喝二两烧酒的勇气。我也很遗憾,倘若我们能够晚一点结束,或许我们可以等到这一年的樱花季,京都的春天很美,清水寺、二条城还有我最喜欢去的平野神社,到处都是盛开的樱花,我多想能和你穿着浴衣漫步在花海里,在你的发间插上一朵樱花,傍晚一起在荒神桥上看花火,这几乎是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场景了。

〖阅读全文〗

夏至

Thu, Jun 22nd, 2017

@蜀山湖 Olympus EM10 Mark II

楼上的邻居阿姨跑过来参观我的房子,我自嘲道「您从我这里只能汲取到一些失败经验呢」,她倒也不含糊,直接像我亲妈一样劈头盖脸把各个地方的问题给我数落一通,「我还以为是出租给别人住的呢,你说装了十多万我压根不信呐」。这不是第一个看不上我装修的邻居了,虽然我自己对这近半年来的成果也算不满意,花了很多钱却发现并没有花在刀刃上,加上自己是一个极度自卑的人,别人的一点点评价都会很放在心上。这几个月如此,这几十年亦是如此。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