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回头请往前飞奔

Fri, Jun 30th, 2017

我不喜欢自己的名字,既然已经姓「南山」了,为什么还要叫「高寿」呢,家人是有多想让我健康长久地活下去呢,可倘若不是你的出现,或许他们的这个愿望在我5岁的时候就会落空吧。我喜欢你的名字,「福、寿、爱、美」,似乎包含了人间所有的美好祝愿,而你的确是完美的化身,从我第一次遇见你,到你第一次遇见我,我都真切地感受着你的爱、你的美。

如果我们可以早认识一两天,或许我们可以一起渡过一个美妙的情人节,你要相信我对你的确是一见钟情而并非只是情人节后的百无聊赖,我平日里只是一个逊爆了的宅男,甚至见到女孩子都不晓得该说些什么,能够追下电车对你说出「 可以把你的邮箱告诉我吗」估计需要喝二两烧酒的勇气。我也很遗憾,倘若我们能够晚一点结束,或许我们可以等到这一年的樱花季,京都的春天很美,清水寺、二条城还有我最喜欢去的平野神社,到处都是盛开的樱花,我多想能和你穿着浴衣漫步在花海里,在你的发间插上一朵樱花,傍晚一起在荒神桥上看花火,这几乎是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场景了。

〖阅读全文〗

夏至

Thu, Jun 22nd, 2017

@蜀山湖 Olympus EM10 Mark II

楼上的邻居阿姨跑过来参观我的房子,我自嘲道「您从我这里只能汲取到一些失败经验呢」,她倒也不含糊,直接像我亲妈一样劈头盖脸把各个地方的问题给我数落一通,「我还以为是出租给别人住的呢,你说装了十多万我压根不信呐」。这不是第一个看不上我装修的邻居了,虽然我自己对这近半年来的成果也算不满意,花了很多钱却发现并没有花在刀刃上,加上自己是一个极度自卑的人,别人的一点点评价都会很放在心上。这几个月如此,这几十年亦是如此。

〖阅读全文〗

沉默的大多数

Sat, Apr 29th, 2017

长江西路 OnePlus 3T

一、

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留着披肩长发的姑娘,站起来估计有一米七的样子,叫到她号的时候有点措手不及,慌忙蹬着那六七公分的高跟鞋奔过去,从柜台取了一张表,等着照相,我见她在照相室门口踱来踱去,摆弄着自己的刘海和衣领,对着镜子照了大约有两分钟。或许就是为了拍这一张「最美证件照」,她才特意穿着这身连衣长裙散开这头发,我锁着眉望着她,估计希望是要落空了。

没有人比我还要熟悉这补办身份证的手续流程了,先是去人才中心开一份常住人口登记表,接着再来这政务服务中心办身份证,刮完胡子梳好头发换了身黑色的T恤,准备充足。B215,我的序号排在她后面四个,却早早拍完了照片录好了指纹,而她却还在工作人员的指挥下,将一帘长发扎紧,套上一件黑色的披肩,拍出来的效果俨然变得严肃起来。我微笑着偷瞄了一眼她申请表上的名字,方小凡,还蛮好听的。

〖阅读全文〗

再见的意义

Sun, Jan 1st, 2017

每一年的岁末我都要强迫自己去像模像样地总结一番,可是面对这样的一年庞大的数据和信息量,却又好像丧失了语言表达的能力,不知道该从何开始说起。

洗澡的时候我会盘算起年初定下的哪些「小目标」,脸上微笑心里却有些羞愧,学着Papi酱的句式自言自语地说总结着,「虽然你没有完成暑假练出腹肌的计划,但是你长了20斤肉呀」,「虽然你一个马拉松都没有跑完,但是你还是坚持走完5公里了呀」,「虽然你报了日语没有去考,但是你还是去了日本了呀」,「虽然跳槽没有涨工资,但是现在已经开始上法院了呀」。

我明白这一年对于我来说实际上并不算特别顺利,工作挫折不少,生活似乎也没有多少闪光点,但回想一下,幸福终究是远多于辛苦,许多瞬间还是很值得镌刻铭记,人生其实也在慢慢地迎来转机。我不太想再去感慨得到什么失去什么,姑且还是用「大数据」的形式来记录下来吧。倘若未来的某一天当别人问起我的2016年,我会想起这些——

〖阅读全文〗

融雪之后

Sun, Nov 27th, 2016

稻香楼宾馆 Panasonic GF5

赋闲在家的这一个月时间,我应该永远不会忘记。

正如我之前所担心的那样,公司的运营终究是出了问题,没能捱到寒冬的来临便匆匆宣告了死讯,能有在半年多的时间里见证一个互联网公司从兴盛到衰亡过程的经历,也可谓是incredible。

月初最终还是决定辞职,即使是在没有谈好下家的情况下,一方面公司已经欠薪很久,另一方面也的确是需要去照顾姥爷。姥爷的久咳不愈牵动着家里每个人的心,因为担心是患上了肺纤维化,这种漫长而又痛苦折磨的病,全家都笼罩在愁云惨雾里,加上工作的不顺、马拉松比赛的退赛甚至家里wifi无法下载这些毫无关联又纷繁琐碎的小事,惹得人意乱心烦。不止一次得从睡梦中哭醒过来,像是高中时代的梦魇从未消去。而面对几家还算不错公司的面试却接二连三的失败,问题回答得像个刚毕业的门外汉,而比失败更加可怕的,是没有认真的总结失败的教训甚至习惯于去失败。

〖阅读全文〗